网站故事

康爱公社的问世源于社长本人的亲身经历

张马丁

创建人/首任社长 张马丁

谨以“互保公社”和“小额互保”献给在天堂的母亲,抗癌公社是我将运营一辈子的事业!

2003年我的父亲不幸中风,治疗后生活仅能自理;2006年,母亲被检查出癌症晚期,经过两年治疗,母亲终于未能抵抗病魔,病痛中辞世,也使我陷入痛苦和愤怒之中。因为当时的我我并未有任何积蓄,收入一般,认为并没有给母亲更好的治疗。

除了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愤怒和痛苦之外,还有对这个不完美社会的愤怒与痛苦。我觉得母亲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母亲劳累一生,胆小谨慎、遵纪守法但是几乎没有像样的社会保障;中医骗子、医疗腐败、红包;而我陪母亲治病期间,不懂事的坚持不送红包,医生甚至不再过问母亲病情;还有不公,为什么有的所谓干部家属享受完全不同的待遇和态度;母亲死后120和殡葬中介的联合谋利~~~~~~等等,这些经历,都让我痛苦和愤怒。(这些经历在《草根的中国梦》有记录。)

母亲治病和去世之后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如何才能改变这种情况,我认为随着空气水质等生活环境的恶化、生活压力的增大,癌症及大病只可能越来越多。我的亲友,因癌症去世或猝死或意外已有多人;我们的村庄,也被县医院感叹为什么癌症这么多;在我村庄不远片的河边的村庄,更是远近闻名的癌症村。

对于大部分的普通人,达到财务自由的可能性不大,如何才能在不幸来临时不再有经济财务方面的痛苦呢?我一开始是想成立一个网上保险公司公司,认为。保险在国内是名声很坏的行业,其根源就在于高成本的运营模式,使得大众并没有真正受益,并未体会到保险的好处;如果我的网上保险公司能改变这种情况,以保障为已任,实现低成本,实现更低保费更多保障,使其能覆盖更多人,不是可以部分解决这个难题吗?社会保障自下而上完善覆盖、商业保险自上而下不断降低使用门槛,两者的结合就可以使大众有较为完善的保障,使得不幸来临我母亲这样的人不会有经济方面的痛苦。

2009年8月,我写作了《草根的中国梦》一书。2010年下半年的时候,我注意到保险行业的一些新进展,似乎很符合我在《草根的中国梦》里对行业的预见。出版了这本书。出版之后寄给了保监会以及可能的投资本求助。

草根的中国梦

但始终没有象样的进展。一方面,我将继续我希望为此目标努力,我坚信这个低成本人寿保险公司的计划符合行业利益、社会利益,值得我为之奋斗终生;另一方面,我意识到这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由于我个人的背景和能力,短时间内都看不到它进展的希望,因此我也一直在思考,有没有可以先做起来、可以马上能帮到更多人的办法。

2011年母亲节的前一天,因母亲节的关系想到母亲,突然有个小事情跳进脑海。在上海肿瘤医院陪母亲住院时,看到有一个病人找到医生,请医生帮开个证明材 料。医生问缘由,病人说他参加了基督教会,教友们可以帮助募捐。当时我信用卡透支很多,正为钱的事发愁,所以很羡慕他有个组织可以依靠。但我不是教徒,不 可能去请求帮助。想到这件事突然产生一个想法:会不会有人为了万一大病时得到募捐而去信教?我能不能建立这样一个组织帮助人们万一癌症的时候帮他募捐?如果很多人都同时有这个想法,我们不是可以互相帮助吗?——互助互保的想法就产生了。一夜奋战之后,第二天母亲节我的网站就上线了,当时叫互保公社。后来又经过一年完善了规则,大致形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一个人对抗癌症是难的,但是如果能网聚网友的力量建立一个共同保障的网络,人人为我,我为人人,那么从财务上对抗癌症就是可能的!基于互联网的小额互保计划正是基于这一设想。我认为这是一个充分展示互联网魅力的商业模式、一个最能体现共产主义色彩的商业模式、一个最利于穷人利益的商业模式、一个符合社会利益的商业模式,它具有原创性和颠覆性,必将会得到发展。

(注:康爱公社一开始起名为“互保公社”,后来改名为“抗癌公社”,因此在网上经常还能看到互保公社的字样)

2011年时的宣传图片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