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相比其他疾病更无规律可循

凤凰卫视12月29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蒙牛给老百姓带来恐惧感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许老师,刚才我一见广美,我说广美最近生活的怎么样,人家广美说看跟谁比了,说是要跟你比呀,我算过的好了,拿我比标准太低了广美。

孟广美:你标准不算低呀。

窦文涛:哎呀,苦大仇深就是我了,今年我非常倒霉,你非常好,你非常好。

孟广美:我不觉得我自己很好,我今年我总结一下,我真的觉得我过去的四十几年我都白活了。

窦文涛:你看你还透露了年龄,你真是白活了。但是我跟你讲,你是属于幸福人群,你看既然你都透露了你的年龄啊,我就跟你讲啊,今天我刚看到这个新闻,就是说啊,超七成受访者,许老师,社科院等单位联合发布,2011中国家庭幸福感调查报告显示,超过70的中国人民,70%的,不是70个,超过七成的受访者感觉幸福,特别是你看广美这几个特征,女性而立之年,四十而立嘛,女性而立之年有配偶、受教育程度高、夫妻性生活满意度高、是幸福感高人群的特征。

就是你嘛,就是你嘛,怎么假笑呢?

孟广美:没有,你这样讲完我当然得对天狂笑一番了。

许子东:像武侠小说里面一样。

孟广美:你讲的,对啊,那就。

许子东:就算是吧。

孟广美:那就应该叫幸福了。

窦文涛:许老师你觉得呢?

许子东:你觉得什么?我估计他们调查的时候,谁答幸福就给奖金。

窦文涛:我跟你说,咱们生活在这个盛事,确实是应该幸福,但是呢,论什么标准讲,我那天不是研究历史有好处,说为什么你GDP全世界最高还是世界第一还是第二经济体,超过日本,这个东西啊,我后来想,的确是牛啊,是了不得的工业,但是啊,不是前无古人,因为中国历史上GDP全世界第一的,唐朝也第一,康乾。

许子东:宋朝。

窦文涛:宋朝吧,然后到清朝,康熙乾隆的时候也全世界第一,所以你现在只说是复兴嘛,伟大复兴嘛,那你不能说前无古人。但是你要照另一个标准也很悬。孔子有一句话叫危邦不入,就是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墙快倒了,有危险,你不要站在这,它这意思嘛,我就发现危邦从这几个角度说,你从GDP富国强兵这个角度讲,咱们当然是强大了,对吧?

可是你要从食品安全这个角度讲,这算不算也很危险,就是佛经里面形容地狱的这个传说叫饮苦食毒啊,你想想今天咱们吃到肚子里的东西,算不算是饮苦食毒。

许子东:你这又在讲什么牛奶的事是吧。

窦文涛:蒙牛啊,反正都说是,蒙牛这个广美很有感受的,是吗。

孟广美:为什么我很有感受呢?

窦文涛:广美曾经吓出强迫症来你记得吗?就是她个台湾人看到大陆食品安全报道多了啊,她能吓的三天不吃饭。

孟广美:不是,我已经很多年不喝牛奶了,我已经很多年不喝牛奶了,所以这件事情当然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情,就是说你说我是那个,我还真没有太大的直接关系。

许子东:他们主要是公关没做好吧,这样的事情都搞不定?我看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

窦文涛:但是你说这个问题我倒是40多年没喝牛奶,但是这两年又喝了,因为医生让我喝牛奶加麦片嘛。

许子东:脱脂牛奶。

窦文涛:可是你说这个牛奶。

许子东:你就喝蒙牛的。

窦文涛:我没喝蒙牛的,我没喝蒙牛的,但是我爸喝,说实在话,我不是埋汰蒙牛,它给我们这个普通老百姓带来的就是这样一种恐惧感。怎么叫恐惧感,我准确的来讲,蒙牛也道歉了,就是说好像是眉山它那里的一个批次的里边验出这种什么黄什么霉毒。

孟广美:黄曲霉。

窦文涛:反正致癌物质第一号,他也说了,是看到这个新闻,就这个效应啊,我当时就给我爸打电话,因为我爸那买的是蒙牛,他给我妈妈现在每天吃的也是蒙牛,我就说啊这个消费者的心理,也许你那些没问题,你大多数没问题,可是这个新闻一出来,我爸我妈,我说先不能吃这个东西,不能吃蒙牛,你说这是不是可以理解。

许子东:不是有个段子嘛,说跟领导说还有一箱这个。

窦文涛:对,说电梯里,俩同事,在聊说蒙牛出事了,这应该怎么办,那人说,哎呀我家里还有两箱蒙牛呢,赶快扔街上去吧,那人说,扔街上去不行,对流浪狗不公平啊。

孟广美:我其实关注这个新闻有点慢,我那天的手机报上已经看到,我心里在想说,这个事情我等它再稍微炒的更(大),因为你知道那个真相可能会慢慢慢慢才出现,我想说那过几天再看吧,结果发现过几天之后,这事情就已经算平息下来了,因为该道歉的也道歉了,该解释的也揭示了,后来我才发现,原来里面是黄曲,所谓的黄曲毒素。

为什么我对黄曲毒素这个东西非常非常的在意,大家不知道知不知道,像你很容易接触到黄曲毒素的,像你的花生一些豆类的东西,你只要保存不当,它就很容易产生黄曲毒素,我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因为我买了一瓶花生酱回来,跟我翻脸,我们家是严母慈父,我父亲从来很少骂我们、打我们,但是我父亲是那种铁青着脸,然后我不是已经告诉你吗,这种东西你是不能吃的,然后直接就丢到垃圾筒里面去,所以那时候对我来讲。

窦文涛:你父亲是医生吗?

孟广美:我父亲不是,但是就是说,因为黄曲毒素它的致癌,可能真的是非常。

许子东:你就是原来就知道这个东西。

窦文涛:排在头位的,卫生组织把这个黄曲毒素致癌是最致癌的,第一位的嘛。

孟广美:是,所以我觉得这单新闻出来,我觉得可能就是矛头不用完全的针对于蒙牛,我相信这么大一个企业,它该做的事情它一定会慢慢的去改善,但是我觉得,我反而觉得要提醒更多的婆婆妈妈们,就是说像我母亲很糟糕的一件事情,已经几十年她没有办法变化,她喜欢储存各种的食物,各种的已经长芽那种什么。

许子东:不舍得丢掉。

孟广美:不舍得丢。

窦文涛:老人啊,就不舍得丢,真是。

孟广美:所以就是说你斤斤计较你从市场买回来的一瓶牛奶里面,里面有多少多少黄曲毒素,你有没有想到,可能你在家里面,冰箱里你藏在那里的东西,或者在你的储藏室里面你存的那些过期的大米也好,各种的那种谷类什么东西,都可能已经都要超标几千倍都有这个可能性了,但是你并没有去,你只想要说,哎呀我以后不要再买蒙牛,不要再买蒙牛,但你有没有真实的去解决到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可能应该是大家更应该警惕的一件事情。

窦文涛:没错,你比如说那种,就是每次我就回去到我爸爸那扫荡,然后有时候就争吵起来,就是我得给他扔,但是呢我真不知道他们的免疫系统和胃是怎么弄过来的,要真按这说明,比如说带纸盒包装的那个果汁,你注意看,它是写着一个12个月,12月是指的是在冰箱里,你没打开,但是它又写啊,只要你一打开,三天之内或者五天之内必须喝完,但是我们家那个可能放了几个月了。

孟广美:打开之后放了几个月。

窦文涛:打开之后几个月,老人就是还喝这个,你说,哎呀咱们先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所以我就为什么说饮苦食毒啊,蒙牛啊,只是翻出来的这么一个浪花,这些年这种事儿,他们今年盘点评出来的新闻,我看一大半都是这种毒这个、毒那个,食品增,都是这些问题,世界上都有背景,我前两天碰见一个日本朋友,他跟我讲,日本现在也恐慌,因为你真闹不清,就是他们现在发现这个米里头有放射性,买的米里,好像说因为说有些放射性到了土里,到了种庄稼的泥里,在日本现在也有这个恐慌,你知道我联系起来,我就在想,今年流行一个什么词啊,叫什么Hold住,我现在真想问问各国政府啊,就是局面是否还在你们控制中,就是说你们到底有多少事儿没告诉我们,或者说有多少事儿连你们自己都不知道。

你知道吗,我现在觉得,你是不是真能Hold住呢,你比如说日本这个放射,日本人多严格,那玩意儿咱都想到,无色无形,无所不在啊,你真清楚吗?包括中国的这个有关当局,我也真要问啊,你有把握说吗,除了查出来的,其他的你可以吃,谁敢说这个话?Hold不住了,我觉得是不是。

许子东:就是一个地沟油都搞不定。

窦文涛:对呀。

许子东:地沟油到现在标准都没有出来,已经这么久了。

窦文涛:是啊,都到哪种程度,卫生部向全国的聪明人们征求,就是说我们鉴定不出来了,你们民间贡献点方法能鉴定这个地沟油。

许子东:应该说找那些地沟油的生产商,如果你能够提供这个标准,那么前面的罪就卸,当然也不能说这个。

窦文涛:广美,我不知道啊,因为我知道你过的是高等人的生活,对不对。因为我现在见到我的一些朋友,有经济能力的朋友,我就发现从台湾到北京啊,他们的一个特点,我跟你说已经跟咱们活的不一样了,就他吃的菜都是人专家给他送来的,都是他自己从种,甚至在自家园子后边,雇人来种菜,真的是新鲜,而且他交朋友啊,就跟朋友一打电话说你明天从云南过来,你们云南有没有那个野菜,就是最生态的那个东西,你给我带来,他这样他朋友多了以后,他们家就囤着大量的全国各地的,最新鲜的这种食材,他叫食材。

孟广美:原生态食品。

窦文涛:原生态食材。

许子东:等着太多了也过期了。

窦文涛:不是,人家富贵人家朋友多,陆续有来。

许子东:我就不信这些东西,我跟你讲,我有两个东西我不信,一个就是他们说化妆美容,我在香港的会所,香港会所在那边都是有钱人嘛,你去看那些中年以上的妇女,那一张张脸,就知道钱不能带来美丽,化妆品、整容没有用。

第二件你看朝鲜伟大领袖金正日你看,那这么重要的人物,周围的医疗好了吧,食品应该好了吧,他总不会喝像蒙牛这样的东西吧,可是到了一定的年龄照样生病,你有没有看看全世界那些最有钱的人,定位最高的人,他平均起来有没有比一般的人活的就更久吗?病更少吗?

窦文涛:许老师,我们讲的是社会学,你讲的是哲学。

许子东:所以推到后来,你社会学解决不了,人就得靠哲学活下去啦。

窦文涛:我给你讲讲,我给你讲讲医学,说蒙牛高致癌,我不知道你们,广美你有这个体会吗?为什么近两年来,我听见身边所有的人都在跟我感叹,说现在怎么癌症这么多呢,你有这个体会吗?

孟广美:是啊,我们家,我父亲和母亲都有癌症啊,我父亲因为癌症去世,我母亲是三十几年前就已经有癌症了。

窦文涛:我们家亲属里也有,我们公司的司机的老人也是,甚至是我大学的同班的女同学已经走了两个,两个都是乳腺癌。为什么说现在这么多的癌症,他们一般人老在说这个是环境污染,这当然是,现在种种。

可是你知道那天我看三联生活周刊上介绍一个法国癌症研究中心的一个人的观点,首先这个人说健康常识,就是说啊你吃蔬菜,吃什么,就是饮食要注意,能够减低癌症,然后呢他提出一个思路,也许你们没有这么想到过,说癌症的增加,其实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人类长寿了,你明白吗?你古代的时候,可能平均年龄只有40岁,只有50岁。

许子东:我刚才就想讲这个,为什么癌症死亡的人多了呢?就是因为有些病,以前的常见病现在能医了,比方说肺病,很多人都医,以前的人主要都死在另外一些病上,肺病那些病,现在那些病能医了,所以癌还没有突破,癌症就变成了一个主要的。

窦文涛:人均年龄现在世界上一般都70岁了,平均年龄,这大大超过了古代。古代很多时候,癌症你还没来得及得呢,你人就走了,但是现在是什么呢,老老老,一直老到你这个细胞、器官出现编译变异,这不就是老到一定程度,所以你可以算算,一般都是老老老,老到一个程度之后,你发现有癌症。

许子东:没有,癌症更没规律,你仔细想想你周围认识的人得癌的,找不出规律的,有的人年纪又轻,有的人非常讲究吃,从来不抽烟,可得肺癌。你就想不通的,有的人吃的生活非常非常谨慎的,可糊里糊涂又得了一个癌了。有些人很放荡,很堕落,可是他也不得癌,好人有时候还得。

窦文涛:广美你说,你说所以什么?

孟广美:所以我自己觉得,有一个理论,有一个说法,遗传绝对是,人家都说我是高危,因为我父亲、母亲都有癌症,所以人家告诉我是高危。

许子东:没有规律,没有规律。

孟广美:是,没有规律,而且我很相信一件事情,有一个其中一个说法,其实你的情绪,还有你的压力的问题,你怎么样去疏解你身体里面,就是说像暴怒的人特别容易,因为每个人身体面,其实全身。

许子东:暴怒的人容易生什么癌啊?

孟广美:不是,不是生什么癌,其实我们的癌细胞是散布在你全身,只是它要不要长大而已,你的那种情绪,你特别坏脾气那种人,暴怒的人,就特别容易。

窦文涛:积郁成癌。

孟广美:是,我跟你说,我的父亲就是属于那种生活特别规律,不抽烟、不喝酒,就是所有那种特别小心,我那么小孩就告诉我,这黄曲毒素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但是我觉得我父亲属于那种非常压抑的人。

窦文涛:所以我就说,香港人最爱说的一句话,(香港话),我觉得开心真的是很重要,对也许开心不能够避免让你得什么病,可是你要不开心,我认为你更容易得这个病。

因为我们有生活经验的,比如说她有这个体验,我们公司的司机师傅父亲刚刚也是肺癌还是肝癌,他说我爸爸就是,什么话都不跟人说,一辈子不给子女添麻烦,他说就是最后这癌症一发现,几天人就走了,他说最后也不给子女添麻烦,他说他就是平常闷着,实际脾气也挺大,但是呢,什么,连痛,他就估计他父亲啊,最后是难受到不行了,才跟子女说,这才去医院,所以误了时候,你看,往往就发现这种性格,而且你看,他们讲,许老师你也甭说抽烟这个,我觉得我现在戒了烟了,我觉得这个理啊,这么讲不是科学发展观的,为什么说毛主席抽烟80多岁,邓小平抽烟喝酒活到80多岁,周恩来不抽烟,周恩来怎么早早的就得了癌症。

周恩来是不抽烟,可是周恩来抽了毛主席多少二手烟,给熏了一辈子,而且你想周总理的这种性格、心情。

许子东:他就吸进去不吐出来了。

窦文涛:他的承受力,对毛主席他抽都吐周恩来脸上去了。开玩笑,开玩笑,《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反过来我也给你举一个例子,李作鹏,就当年所谓林彪什么反党集团,做了监狱的李作鹏。

李作鹏你见过他那个心脏病,我看了他的一些关于他病的记录之后,我反倒觉得心脏病不是个什么严重的事儿,他随时发又抢救过来,(声音不清楚)最后特别法庭上,他要为自己辩护,后来就眼见心脏不行了,然后说到旁边抢救一下,抢救一下回来接着说,他呢,自己就回忆,就讲,他一直就是抽烟,他说幸亏后来我进了监狱,大概60多岁还是多少岁,我忘了。进了监狱不能抽烟了,不能抽烟了,反倒最后活了90多岁,但是你说他的心里是不是,肯定心里有疙瘩,很有疙瘩,但是为什么也能活这么多岁呢?

我总结一点,他书法,他写回忆录,写写写,然后呢还是个有气就发出来,发之于纸、发之于笔还是发之于朋友都可以。

许子东:他们这几个好像都写回忆录,吴法宪、邱会作把林彪翻的差不多了,就林彪自己没法写了对不对啊。

窦文涛:都活八九十岁,所以你看疏通疏通啊也很重要。

许子东:你们都是从医学上讲那个蒙牛事件,回到社会学角度来讲,还是有两种不同的看法。

因为我听到有些人的看法就是说,这种事情其实以前都有,都很多,包括矿难啊,包括校车啦,很多很多事故,只是以前没那么爆,传媒啊,传播量没那么大,所以没那么多负面信息,大家活的也好好的,意思是现在传媒把这件事情放大了,这是一种说法。

但是也有一些人的说法是说,这些信息出来,虽然对局部的品牌,局部的这些部门是很大的压力,可是对全体人民来说,反而是增强信心的,你比如说表面上我们得到一个恐惧就是说这个不能吃,但是当我们吃另外一个东西的时候,我们在想,没有听说这个东西有问题啊,没有爆这个东西有问题啊,那说明这个是行的,我自己有过这么一个体会。

海洋公园有一个船晃来晃去嘛,我坐到上面,我就以为要掉下去了,就是掉到很高,我快要掉下去,我觉得快要掉下去的时候,你知道什么信念使得我还坐在那里,我就说要是有人掉下去TVB早就报道了。对不对,从来没听过海洋公园出人命嘛,对不对,那说明是人是不会掉下去,这样是不是对新闻的一个信息呢?

窦文涛:报道的时候,就晚了。

孟广美:而且你就会觉得报道太多之后,其实你的视觉跟你的心理都已经疲劳了,你都已经没有感觉了。

窦文涛:对对对。

孟广美:像台湾那个塑化剂,塑化剂的问题,后来又很多什么贩卖过期食品。

源于凤凰网:http://news.ifeng.com/opinion/phjd/qqsrx/detail_2011_12/30/11676074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