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尊严 | 把尊严还给受助者,这里没有施舍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你是否听过这样的故事:

一个年过50的女士Doniece Sandoval在做一件让每个流浪汉得到尊重的事,“我想让旧金山每一个流浪汉,都可以免费享受二十分钟宝贵的私浴的时间”。流浪汉也有追求干净整洁的权利。


在中国,也有人在以不同的方式试图使尊严得到传递!


来听听他的故事:

辛辛苦苦三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目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屡见不鲜。媒体曝光舆论哗然募集善款,已成为很多底层百姓遭遇大病时寻求救助的主要途径,但随之而来的,往往是尊严与道德绑架。

在母亲患癌住院期间,一件小事,引起了张马丁的注意,有病人请医生开证明材料,原因是基督教会的教友们可以帮助募捐。

这事对他触动很大:能不能建立一个社区,在人们万一癌症的时候,通过“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方式解决问题?如果很多人都同时有这个想法,我们不是可以互助互保吗?有权利有义务,这样岂不是求助也会有尊严?——抗癌公社就此诞生了。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有尊严的受助,有权利也有义务】

蓝姓姑娘,原本是一个27岁的开朗女生,但2016年4月查出患有结肠癌,这彻底打乱了这个女孩的生活。幸运的是,她从抗癌公社获得的互助康爱金,大大缓解了经济压力。

“作为抗癌公社的一员,她履行了作为社员的义务,现如今她也有权享受社员的权利。”抗癌公社创建人张马丁说。

“不会有过度曝光,她也不用有受恩惠的心理负担,可以自由地使用这笔互助康爱金,不管是治疗还是改善生活。”张马丁表示,收获数万名社员帮助是她作为抗癌公社社员的基本权利。

同时这也让小姑娘收获了坚强的勇气:“看到有这么多未曾谋面的朋友们给我鼓劲,让我没有理由去逃避了,从大家对我鼓励的字里行间,我也感受到了公社的温暖。”

类似蓝姓姑娘的社员,抗癌公社至今已经发动社员帮助过14例。

加入社员通过均摊众筹、一人一次一两块钱(甚至更少)的众保互助方式,解决大病医疗费问题,抱团取暖。把尊严留给受助者,在抗癌公社,资助是义务退出有自由受资助是权利传递尊严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认可与鼓励】

抗癌公社项目得到了认可,中国保险报、光明日报、人民网、今日头条、上海电视台等超过160家媒体报道!同时获得包括壹基金上海陆家嘴社区政府等单位的扶持。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同时越来越多的人们正在加入到队伍之中。


没有任何人愿意活在

尴尬与窘迫之中,

受助也能带着尊严!


【团队故事】

我们有一个梦想,人人不再因病致贫!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抗癌公社开创大病互助保障平台,并提出“众保”行业概念;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团队过半成员均有亲友患癌的经历,公社对于他们更是一种责任;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一人患病,50几万社员几毛钱均摊,最高众筹35万保障金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获得多项公益、社企大奖,并获壹基金、上海陆家嘴社区政府支持。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