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为什么重大疾病保险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作者:冯学荣


读《彭德怀自述》,了解到彭德怀家里陷入赤贫的缘由。原来,彭德怀家中原本是有耕地的,属于“耕者有其田”的小农家庭,后来是因为家人得了重病,为了给家人治病救命,所以将耕地变卖了。


每天我们打开电视机,翻开报纸,登陆微博,点开微信朋友圈……我们总会看到有人患了某一种重病,没钱医治,因此希望社会上的好心人伸出援手,只要人人都献出一份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尤其是微信朋友圈转发的,那些没钱治病的主儿,往往就是同学和朋友的亲人,可怜巴巴的,见死不救,实在不忍心。


可是问题是:这种事情你每天遇到,见得多了,你就麻木了,第一次小A癌症,你伸出援手了,第二次小B白血病了,你伸出援手,然后还有小C, 小D,小E,小F……终有一天,你会发现,这样下去,根本就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个世界上没钱治病的人太多了,你帮得了几个?就算你有菩萨心肠,即便你倾家荡产,也是救不完的——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首先我们回头看看彭德怀的案例,彭家人得了重病,怨谁?得病了总不能怪“万恶的旧社会”吧?怨谁呢?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答案:人生病,第一要怨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健康,第二就只能怨老天。


那么既然是怨自己、怨老天的事情,应该谁买单呢?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谁患病,谁买单,彭家人得病,自然应该是彭家出钱治病,可是彭家人实在是没有钱治病,怎么办?


这个问题放在金融市场发达的当代中国,是有清晰答案的:要么自己买单,要么就是保险公司买单。


每个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任的中国人,都应该在青壮年的时候,趁自己能挣几个钱的时候,及时为自己以及自己的至亲,购买足额的重大疾病医疗保险以及意外伤害医疗保险,将自己的财务风险,转嫁给保险公司,这样一来,万一自己或者至亲罹患重病,或者遇到意外伤害突然需要大笔医疗费的时候,保险公司会以提前支付的方式,对你进行雪中送炭,救你一命,这样,不但减轻了自己的经济负担,而且不向人伸手,因此也减轻了自己亲友潜在的经济负担。


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些在电视上、在微博微信上、在报纸上向社会公开求助的重病患者,他们自身是有过错的——读者也许反感我这样说,但是我只能冒天下之大不韪、讲一句真话:那些没钱治病的可怜的病人,他们自己是存在过错的,他们没有真正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任,他们没有提前为自己买好重疾保险以及意外保险,出了事才向别人伸手,这种行为不但是对自己不负责,而且也是对自己的亲戚朋友不负责,这显然是一种过错,十分严重的过错。


说到这里,我想有的读者会跳出来反驳:那些人收入不高,平时开销都很紧张,哪里有钱购买重疾保险、意外保险?也就是说:何不食肉糜?但是这个为那些“可怜人”辩护的台词,其实是很难成立的,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并不是真的从来就一点钱都没有,他们只是不重视金融产品、他们只是财务风险意识淡薄而已。


依据我的生活经验,中国人并非是真穷,而是金融观念和理财习惯不及格。你比如说办婚礼,再穷的中国人,他都舍得拿个十万块出来办,为啥?他爱面子。再比如说赌博、抽烟、喝酒……每年中国人都在这些事情上面花不少钱,但是一谈到购买重疾保险和意外保险,他们就舍不得了。其实更多时候,他们不是舍不得,而是根本就没有想到过——毫无疑问,这显然就是一种严重的过失。


众所周知,在中国,一个人趁自己青壮年的时候,购买重疾保险,其费用其实是很低廉的,因为本身有医保,因此每年只需要一千元至三千元买个补充险就够了,意外保险的费用就更是低廉,每年只需要几百元,就可以保个十万八万的,好一点的保险产品,每年两千多块钱,就可以同时保重大疾病和意外医疗费用总额二三十万,已经基本足够自己在患上重病以及受到伤害时所需要的医疗费,根本不需要向亲友伸手,也根本不需要通过媒体向全社会求助。


但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大多数的中国人都没有去做,只是到了重大疾病和意外伤害大难临头了,才后悔莫及,然后在媒体上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苦着脸向全社会伸手——他们往往多多少少能打动一些好心人,但是却很少有人去检讨这些可怜人的另一面——其实,他们是有过错的,他们事前有钱花天酒地,但是他们没有为自己买好重疾保险和意外保险,他们没有提前做好转嫁财务风险的工作,换句话说,这些人对自己不负责任、对自己的亲友不负责任,也对所有帮助他们的人不负责任。


同理,对于那些躺在病床上向社会求助的、患了重病的儿童们,我们在援助他们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谴责他们的父母。当父母的没有为自己的孩子买好重疾和意外保险,同样存在重大过错。


也许又有人跳出来为他们辩护,说:东莞的农民工一年才挣四万块钱,这些钱要盖房子、要娶老婆,压力山大,根本就不够,哪里还能花两千块钱购买重疾和意外保险?——可是在我看来,这种辩护不值一驳,因为重疾和意外保险是救命的,人生在世,疾病和意外无法逃脱,可是世上又谁也不欠你医疗费,医疗费必须自己出,试问:是房子重要、娶老婆重要,还是救命重要?这里的轻重缓急,是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人,都能轻易分清楚的。所以,一个中国人,无论他一年挣一百万也好,一年挣四万块也罢,购买重疾和意外保险,对于他自己而言,是头等的大事,注意听好了,不是对别人,而是对他自己而言,买好重疾和意外保险,是头等的大事,而至于什么盖房子、娶老婆、赌博抽烟喝酒的花费,反而是次要的。


人间的悲剧,大多由于三观不正——当然,也有人认为:老子我活在世上,就图个痛快,挣了钱第一件事就是盖房子、娶老婆,别跟我扯什么重疾意外保险,那些玩意儿都是小概率事件,万一要摊到我头上,我也认了——倘若如此,倒也没什么不可,只是愿赌就要服输,当他躺在病床上等死的时候,记住不要向社会伸手就好。

(以上文章转自人文经济学会)


抗癌公社的初衷就是希望解决一些这样的问题。

创始人张马丁说过,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中国最广大的老百姓人人能有一份重大疾病的保障,这份保障不一定你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能帮助他们暂时渡过难关,足矣。

延伸阅读

【互助有爱】一分钟给你带来数十年的安心


阅读原文,可以免费加入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