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救女”,“大病救助”能否及时“补位”?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近日,媒体报道了单亲妈妈潘素英,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女儿潘佳妮坚守的事情,引起了好心人的关注。这一个礼拜,已经有3位好心人给潘素英送去钱,每人600元。然而,这1800元钱对于潘素英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无奈之下,潘素英12月13日到步行街“求卖自己”救女儿。(2014年12月17日 《中国新闻网》)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在十几年前,风靡全国的电视剧《还珠格格》中有这样的桥段:采莲因父亲病逝,无钱安葬。于是,在大街上挂起了“卖身葬父”的牌子,最终成功引起了“五阿哥”的注意,让父亲得以安葬,得到了一方安宁。而现在,在安徽省,单位妈妈潘素英却因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女儿潘佳妮坚守,在无奈之下,到步行街“求卖自己”救女儿。

  在封建社会,能到官府申诉的都是盗抢、杀人、放火的大案,就算“皇帝”英明,也最多不够是在天灾严重时,拨点赈灾粮食以安抚民心。可是,在如今的21世纪却不一样,与邻居鸡毛蒜皮的小摩擦,可以找政府调解;与企业的工作纠纷,可以找政府调解;甚至是感冒的小毛病,在农村都能凭着保险发票给予一定的报销···那么,如此政府又怎么能容忍“卖身救女”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然而,类似的事件却不是头一回发生:云南文山广南县韦金秋在5岁时被诊断出患有地中海贫血病,医疗费用高达30万元,因家庭条件困难,被接回家中。父亲为救女,自学《本草纲目》,以烟熏女儿企图挽救女儿生命;女孩周小芳是武汉生物工程学院财务管理专业打三学生,因为弟弟的疾病摆地摊筹集药费,更说只要能筹到钱,卖身也愿意。···在这些案例中,亲人之间浓浓的情意洒了一地,但也击中了“大病救助”的漏洞。

  众所周知,大病医疗救助是依托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结算的大病医疗救助台,它能在很大程度上帮助那些患了大病,却没钱医治的群众,为他们减轻负担,是一项能实实在在给老百姓带去实惠的好政策。但是,大病医疗因为其本身资金的投入的巨大,其在救助对象方面就有了严格的限制,将部分人员限制在了门外。

  这无疑是个遗憾。这种小范围的实施并不能让每个有困难的人都找得到依靠,找得到出路。所以说,相关政府、部门就应该适当的对“大病救助”做出调整,扩大受惠对象,让“大病救助”能够普及到更多人。

抗癌公社,是张马丁先生创立的一个旨在解决癌症医疗费的民间组织。这个组织采用了创新的办法解决癌症医疗费问题,为每个不幸患癌的成员筹集30万元医疗费用。


专家:是对社会保障体系的补充


对于张马丁成立抗癌公社的举动,“中国好人网”创办者、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谈方昨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谈方认为,张马丁此举首先是一种社会公益心的表现,其次是对社会保障体系的补充:“无论是西方发达国家,还是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医疗保障体系都不发达的中国,都不可能完全涵盖所有公民的医疗保障需求,这样的互助形式也值得提倡!”

  所以说,单亲妈妈“卖身救女”,相关部门却不能当做一个笑话来看,及早的调整政策,推行“大病救助”,让政府职责能适当补位。这样,就能使更多的人减少痛苦,早日过上和谐、幸福的日子。

*******************

加入抗癌公社,万一大病帮助筹集医疗费,早加入早保障。24家媒体已有报道。点“阅读原文”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