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男孩牙痛,一查竟是癌!这种病隐藏深,高发于儿童,父母一定要警惕!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一个10岁的男孩,他说牙痛,正常情况下,你会想到什么?

一般情况下,当父母的都会以为,是口腔炎症或者换牙期正常的疼痛反应。

来自福建泉州今年47岁的老蔡,回想起一年前儿子与自己说自己牙齿痛的经历,却如一场噩梦一般,至今都没有从这场可怕的梦中醒来。

“他说牙齿痛,我想着正换牙嘛,疼痛也正常。”

“后来孩子说头疼,状态也不好。有时候写作业,写着写着就趴着睡着了。”

“直到我在他的右上颚发现了那个痘痘,隐藏在孩子身上的大病才逐渐被发觉。”

说完这番话,电话那端,传来了这个中年男人长长的叹息声,因为这个10岁的男孩,正是他和妻子唯一的儿子。

2019年5月,老蔡儿子被不幸地确诊胚胎性横纹肌肉瘤。时至今日,已经艰难地走过一年四个月了。

01.

老蔡夫妻刚刚在儿子口腔右上颚发现这颗“痘痘”时,并没有想到太多。以为孩子上火了,去药店买了点消炎药给儿子服用。几日仍不见好转,带儿子上医院,拍片检查后才知事情的严重性。

横纹肌肉瘤,这个疾病名称,也许大部分人还是比较陌生的。

横纹肌肉瘤是起源于横纹肌细胞或向横纹肌细胞分化的间叶细胞的一种恶性肿瘤,是儿童软组织肉瘤中最常见的一种。横纹肌肉瘤发病率次于恶性纤维组织细胞瘤和脂肪肉瘤,居软组织肉瘤的第三位。
而老蔡儿子所确诊的胚胎性横纹肌肉瘤,约占横纹肌肉瘤的三分之二,好发于儿童及青少年,年龄分布呈两个高峰,即出生后及少年后期,平均年龄5岁。
儿子已经10岁了,上四年级。按理说,这个年纪的孩子,身体素质等各方面条件已经发育正常了。
老蔡做梦也不会想到,这种之前自己连名字听都没听说过的恶性肿瘤,就偏偏发生在了自己儿子身上。

02.

算来,儿子出生时,老蔡已经36岁了。中年得子,对于这个唯一的孩子,老蔡的宝贝程度可想而知。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网络图片
若没有这一场疾病,这本是一个平静、幸福的小家。

可偏偏,原以为只是嘴里一颗小小的“痘”,竟是恶性程度这么高的肿瘤。

由于儿子的肿瘤长在口腔上颚,位置特别,即使是手术,也没有把握能完全将其清理干净,甚至冒着将上面牙齿全部切掉失语的风险。再加上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时间,老蔡和妻子更担心,儿子上了手术台,是否还能下得来。
所以,结合医生的分析,几经思考,他们选择了保守治疗。
这一年零四个月里,夫妻俩陪着儿子,从泉州到上海,上海到泉州,16次化疗、28次放疗,孩子承受着病痛的折磨,而他们的心,也从来没有放下来过。

为人父母也许都懂,看着孩子受苦,恨不得那一场病痛,能发生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替代孩子,去闯鬼门关。

老蔡也不例外。

03.

小康爱在与老蔡的电话交流里,全程小心翼翼。深怕用错哪一个词,触动了老蔡敏感、焦虑的神经。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老蔡很平静。

他说,当初得到儿子确诊的消息时,犹如晴天霹雳,恐慌、不安、焦虑,充斥了自己的整个大脑,他担心随时会失去儿子。

然而,一路走来,在岁月的折磨里,自己习惯了,心态反而平和淡定了很多。他比谁都明白,儿子是自己的软肋。但是,他也明白,自己和妻子,更是儿子坚不可摧的靠山。

更让老蔡感动的是,儿子特别懂事。患病以来,从来没有大声对自己哭过一次。唯一一次见儿子掉眼泪,还是在当初做穿刺手术时,却也没有哭出声。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网络图片

也许吧,老天偏偏要让这个十来岁的少年,再多闯几关。在上海新华医院经过十六次化疗和二十八次放疗后,今年7月6日,儿子的病理活检显示有肿瘤残留。

也就是说,抗癌一年后,儿子的肿瘤,还是转移了。

04.

这一次转移,也许需要推翻之前的治疗方案。

老蔡不知道,命运会在下一步,给儿子给自己整个家,安排上什么样的关卡。他唯一能做的,只能陪儿子等待。

他们回了泉州的老家,不过上海新华医院边上的租了一年的看病房,也依然没退,他们随时需要回来。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来源:网络

目前,儿子每半个月需要前往泉州市第一医院注射一剂免疫针,一针的费用是19800元(由于最近一段时间孩子持续低烧,第二针推迟暂未注射)同时,2500元一盒的靶向药,一个月就要消耗三盒。
这些只是目前看得见的花销,若要算起儿子治病的账,老蔡是糊涂的。他说自己算不清,从病理确诊、每一次放疗、化疗,每一颗药片、院外的检测费、上海高昂的房租、儿子的营养费……
夫妻俩停掉工作陪儿子看病,省吃俭用,能省一分绝不多花一分,心里只有一个目标,治好儿子的病!

05.

“一年四个月的时间,大概花了八十来万吧!”儿子治病的开支,老蔡这么粗略地估计了一下。

“但是不怕,我相信我儿子能好起来!”我听得出来,这不仅仅是美好的祝愿,更是一种信念。

去年确诊后,老蔡在公社为儿子提交了互助申请,康爱大病互助社、抗癌互助社加起来30万的互助金,于去年八月份已经打款至他们的账户。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2019年申请大病互助记录
今年,老蔡又继续在公社为儿子提交了百万医保补充互助社的申请,治疗费用又再报销了19万。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申请百万医保补充互助,公示中
30万+19万,一年多来,公社总共为他互助了近49万的费用。

收到康爱金的那一刻,老蔡也许是感慨的。

毕竟,儿子被代管加入公社三年多以来来,截止到上一期互助任务,总共给其他患病社友分摊了145.43元。(未成年人加入公社,分摊仅需要成年人的三分之一)
邀请好友加入互助
三年多,一百四十多块钱的支出,近50万的康爱金。说到底还是要感谢老蔡自己,是他对儿子的爱与责任,在关键时候帮了儿子、帮了这个家一把!

毕竟,生在农村,没有购买任何商业保险,新农合作为他们唯一的保障。拿到社友互助的50万,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孩子健康长大,是为人父母共同祝愿。然而,孩子长大的路上,会经历什么,不幸与意外是否会降临在自己身上,谁又说得清呢?

06.

要说老蔡陪儿子正经历的痛和苦,我们能有多大程度的感同身受,也许是苍白的。

但是,抗癌家庭的痛和焦虑,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还有经济上要承受的巨大负担……

可以说,他们才是生活的英雄!
为了儿子养病能有一个好心情,这个近五旬的男人,关注着所有儿子喜欢的小说和漫画,一本不落地全部买回来;
工作之余他全部陪儿子,父子俩一起散步。看到儿子疲惫时,哪怕自己再累,也会弯下腰,要背儿子一程;
他说他最喜欢在自己毫无防备时,听到儿子冷不丁地问自己“大哥,你在干嘛?”
多么希望,岁月能温柔一点,把老蔡那个健康的儿子还回来!

就算,这个抗癌的闯关过程,再长一点都没关系。

只希望,顺利走过这一场苦难。
最终事实证明,所经历的一切,原来是一场虚惊。
孩子,永远是父母最深的牵挂;孩子的健康,随时都牵动着一个家庭最敏感的神经。
而数据显示,近几年中国儿童肿瘤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平均每1万个儿童中,就会有1.5个肿瘤患儿。平均每年有3-4万儿童被确诊患恶性肿瘤,且发病率正以每五年5%的速度上升。

在14岁以下儿童死亡原因中,恶性肿瘤(癌)仅次于意外伤害,居第二位!

早日给孩子配足保障,未雨绸缪!点击下面按钮,将孩子代管加入公社吧,未成年人的分摊仅需要成年人的三分之一,而权利金额与成年人一致!
代管孩子加入公社
由衷感谢社友蔡先生接受小康爱采访
本文经其审核同意后发发布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愿不幸永远不会发生
更愿不幸来临之时,我们都有准备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愿所有的苦难,
都是一场虚惊!
点个「在看」为老蔡一家加油!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