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对朋友圈求助视而不见,不是没爱心,是我麻木了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我们常在朋友圈、微博看到各种求助信息,《女孩街头卖拥抱给男友治病》,《19岁少女卖处女身,换20万救白血病哥哥》……


1次、2次、3次……我们能帮多少次?


真的,请不要再给我转发朋友圈求助链接了,我没有能力辨别真假。如果不是媒体报道出来,谁来保证这是真实事件?


真的,朋友圈太多了,麻木了。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上演着类似的事情,有些我们知道,大多数的,我们不知道罢了。


我们所看到的求助,大部分也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向社会求助。


“媒体曝光—舆论哗然—募集善款”已成为很多底层百姓在遭遇大病时,寻求救助的主要途径,但随之而来的,往往是尊严与道德的绑架。


朋友们,我收入还可以,但是这样1次、2次、3次……的持续资助,我也无能为力;我有爱心,但是我选择不捐;我想帮助人,但是不希望是这种方式。

2011年,母亲患癌住院期间,一件小事引起了张马丁的注意,有病人请医生开证明材料,原因是基督教会的教友们可以帮助募捐。


这事对他触动很大:

能不能建立这样一个社区,帮助人们万一癌症的时候通过“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众保方式解决问题?如果很多人都同时有这个想法,我们不是可以互相帮助吗?有权利有义务,这样岂不是求助也会有尊严?——抗癌公社就此诞生了。


这是,一个助人自助的社区,健康时小额帮助他人,自己大病时获得最高35万的受资助权利。这不止于资助,更是一种约定,一个“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生活方式!


不是我们有多伟大,而是我们不愿意看到悲剧;

不是我们有多高尚,而是我们能让大病中的不幸者有尊严;

不是我们有多大能量,而是这个公社让我们聚集在一起,从而力大无穷!


你没有这么大能力——帮助新闻中类似遭遇的人们几十万,但是一两块钱你完全可以拿得出来;


你没有这么大影响力——号召几十万、上百万人帮助求助者,但是你可以借助抗癌公社,成为这几十万、上百万分之一


授人以渔,助人自助。希望有一天,你不会后悔说,“在朋友圈求助是无奈之举,真后悔当初没让 TA 加入抗癌公社”。


没有任何人愿意活在,尴尬与窘迫之中!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加入抗癌公社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