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免疫疗法:谋财不害命?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作者:菠萝

来源:《癌症·真相》书籍

(《医学界》转载本文已获授权)

  经常有朋友问我:我亲人在国内早就接受了免疫治疗,为什么没有效果呢?

  有三个事实:1:中国目前广泛使用的“免疫疗法”(主要是CIK-DC细胞疗法)和最近临床上证明有效的“免疫疗法”不是一种东西;2:“CIK-DC免疫疗法”是在炒欧美十多年前的冷饭,这种疗法欧美临床实验失败,已经被淘汰了。3:中国门目繁多的“免疫疗法”没有任何一种经过严格临床测试。

  谋财不害命,也许是对中国免疫疗法的最佳概括。

  在金钱至上的中国社会,科学往往不是最重要的东西。食品行业出现谋财害命的事情屡见不鲜,比如婴儿奶粉;在医药和保健品领域,由于有一定的监管,谋财害命的例子比较少,但是“谋财不害命”的事情很多,比如最近爆出的把处方药当做疫苗给大量儿童注射的丑闻。只要政府不作为,如果不死不残,卖假药假保健品的风险和在街边卖馒头差不多。大家什么时候听说过病人纯粹因为治疗方法无效,或者保健品无效而把医院或者公司告倒的?

  这么多年来,中国无数三级甲等医院非法滥用,并推广在临床上已经证明无效的“免疫疗法”让人触目惊心。医院和医生不同于商家,他们代表着病人全部的信任和希望,对病人使用明知无效的治疗手段并收取高额费用,实在不算取之有道。我这里不想讨论中国政府在免疫治疗这件事情上监管上的漏洞,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果壳网这里的一系列文章。

  我还是想回到科学上,解释一下为什么目前在中国泛滥的CIK或CIK-DC免疫疗法没有效果。

  “癌症免疫疗法”是个特别模糊的词汇,广义地说,任何通过调节免疫系统来攻击癌细胞的方法都可以归于这一类,比如100多年前尝试用病毒或者细菌来激活免疫系统,治疗癌症现在看来都应该属于免疫治疗;狭义地来讲,现在常说的“免疫疗法”主要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细胞疗法,就是通过直接向病人输入激活的免疫细胞来治疗癌症;第二类是干预疗法,就是通过药物或者疫苗来激活病人体内的免疫细胞来治疗癌症。

  中国现在有的是第一类:细胞疗法。

  免疫细胞疗法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美国进入临床实验,到目前至少经历了4代:

  第一代叫LAK细胞疗法,LAK中文全称是“淋巴因子激活的杀伤细胞”。它的基本原理是从病人外周血中提取细胞,然后在体外用“人白细胞介素-2”(IL-2)来诱导产生有杀死细胞作用的“杀伤性免疫细胞”(注意并不是特异杀死癌细胞),最后把这些“杀伤性免疫细胞”输回病人体内。20多年前有报道开始说LAK有一定效果,但是副作用比较强,后来的大规模临床实验证明了LAK无效,因此被淘汰。

  第二代就是CIK细胞疗法,CIK中文全称是“细胞因子激活的杀伤细胞”,看名字就知道它其实和LAK非常像。它也是从病人或者病人亲属外周血中提取免疫细胞,体外激活以后输给癌症病人。最主要的区别是体外激活细胞的时候除了用“人白细胞介素-2”,还加上了一些别的因子。和LAK比,理论上CIK得到的“杀伤性免疫细胞”更多更强。但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大规模临床实验证明CIK有效。

  第三代是CIK-DC细胞疗法,全称是“细胞因子激活的杀伤细胞-树突状细胞”混合疗法。它和CIK相比,往病人体内除了输入“杀伤性免疫细胞”,还同时输入一种叫“树突状细胞”的东西。树突状细胞因为长得像树杈得名,是免疫系统很重要的一部分。树突细胞并不直接杀死细胞,它的作用是告诉别的免疫细胞去杀什么细胞,有点像带警察抓犯人的警犬。在CIK-DC疗法中,树突状细胞先会和肿瘤细胞混合一下,算是“闻闻味道”,然后在体外把这种树突状细胞和“杀伤性免疫细胞”一起输回病人体内,理论上杀死癌症细胞的能力应该更强。可惜目前为止,和CIK一样,没有大规模临床实验证明CIK-DC有效。

  第四代是我最近专门讲过的CAR-T,全称“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最近美国在白血病和淋巴癌里面的临床实验结果看起来让人十分振奋,有望明年被批准治疗白血病和淋巴癌。具体原理和操作请看前面的文章,这里就不详细讲了。

  中国的免疫治疗现在主流是第二代的CIK疗法和第三代的CIK-DC疗法,他们都是10多年前就开始在欧美尝试然后放弃,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临床实验证明其有效的疗法。我刚刚去查询了权威的临床实验数据库,目前登记在案的,仍在进行的CIK相关的临床实验只有35个,几乎全部在中国!这正常么?!

  CIK或者CIK-DC疗法并不是来自中国的发明,美国人最早尝试了很多年,但是区别在于美国临床实验失败后没法上市就只能放弃了。但在中国,因为没人管又很能挣钱,所以就继续给病人用,谋财不害命。

  科学上讲为什么CIK疗法无效呢?

  两个主要原因:一是靶向性不明,二是癌症的免疫抑制。

  CIK疗法的本质都是向病人输入大量的免疫细胞,并希望它们能够杀死癌细胞。但是这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靶向性不明。

  杀伤性免疫细胞的作用是很广的,它们要杀细菌,杀病毒,杀各种各样出了问题的细胞,总之绝大多数都不是用来杀癌细胞的。因此,虽然CIK或CIK-DC疗法给病人输入了大量的免疫细胞,但其中真正能对肿瘤细胞起作用的微乎其微,效果自然很有限。这就像我们想装修房子,请来了100个工人,结果99个都是南翔技校开挖掘机的,技术水平高是高,但是不对路,没用!

  第三代CIK-DC疗法的出现从一定程度上就是为了增加CIK疗法的靶向性:希望通过树突状细胞的指引,让免疫细胞来更有效地杀死癌细胞。但是不幸的是临床上CIK-DC疗法看来效果也是很有限,因为它也无法突破CIK疗法的第二个瓶颈:癌症的免疫抑制。

  绝大多数癌症细胞在刚出现的时候,会被免疫系统识别并清除,彻底“扼杀在襁褓中”,这就是身体对癌症的免疫监控。这非常重要,要不然人类得癌症的岁数可能得提前几十年了。但是突然有一天进化出了一个癌细胞,它很好地伪装了自己,告诉免疫系统:“自己人!别开枪!”这样的癌细胞逃脱了免疫监控,才能形成癌症。因此所有临床上的癌症都进化出了一套避开免疫系统识别的办法,这就是癌症的“免疫抑制”。有了“免疫抑制”,无论你输入多少免疫细胞,它们都无法识别癌细胞,也就没用了。

  由于以上两个主要原因,靶向不明加上癌症对免疫系统的抑制,导致CIK,或者CIK-DC对病人无效。

  最近两年,临床上证明有效的两类免疫治疗手段恰恰是针对这两个因素开发的:CAR-T疗法解决了第一个靶向问题,直接让免疫细胞像导弹一样打向癌细胞;第二大类有效的免疫治疗药物,“免疫检验点抑制剂”专门阻断癌症细胞的免疫抑制,因此解决了第二个问题。

  CIK,CIK-DC并不是伪科学,但是很多临床实验已经证明它们单独使用无效,现在我们也慢慢知道了为什么。从科学理论上来说,CIK或CIK-DC和阻止癌症免疫抑制的药物(比如PD-1抑制剂)结合应该会有更好的效果,中国领先的医院和医生应该尽快进行这方面的临床实验,而不要沉迷于继续用无效的“免疫治疗”来创收,治愈哪怕一位癌症病人带来的成就感和社会价值岂是金钱可比。

  作者简介:菠萝,本名李治中,清华大学生物系本科,美国杜克大学癌症生物学博士,现担任美国诺华制药癌症新药开发部资深研究员,实验室负责人。爱好科普和公益事业,著有《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

点击“阅读全文”,查看更多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