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马丁:有意义的事与值钱的事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最近,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暂时放弃了给抗癌公社的投资,理由是高层认为这事太公益,不好赚钱。投资经理做了很多争取也很无奈,表示愿意个人出钱投资。在此深表感激。

感觉遗憾之外,由此也让我想到了不少问题。抗癌公社至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但只有不多人的认为它是一件值钱的事。

但是,如果它不值钱,吸引不到投资,我们又如何拿出像样的薪酬去吸引人才?没有人才与资金,我们又如何把抗癌公社发扬光大?如何将这的意义发挥到极致?

另一方面,如果有意义的事不值钱,谁还去做有意义的事?

因此,我们要把这件有意义的事做成值钱的事,一方面要取得资金运营公社,另一方面也要证明,做有意义的事是值钱的,只有这样,才有更多的资金和人愿意投入到有意义的事情中去,这才是一种良性循环,这是我们另一层面的社会价值的体现。

而且我认为,抗癌公社的值钱,与社员利益是不矛盾的,我们不会做有损社员利益的黑心事业,正相反,值钱恰在于我们对社员有价值、在于用户的认可。


========================

(我在2014年4月份写过一篇博客,表达了类此的想法:http://zhangmading.com/blog/1296/ )

善有恶报,恶有善报,这才是中国最大的地震

2010年04月16日 张马丁

刚看到一个新闻,三鹿事件中结石宝宝的家长们在香港起诉恒天然公司,要求索赔,让张马丁想起恒天然公司。恒天然是新西兰的一家公司,曾拥有三鹿集团43%的股权,三鹿事件未爆发之前,恒天然曾要求召回三鹿污染奶粉,但中国地方官员置若罔闻,直到恒天然通过新西兰政府出面通知中国政府,事件才得以揭露。因此,恒天然算是三鹿事件中有良心、负责任的一方,值得尊敬和爱戴。但是张马丁发现,作为三鹿事件的有功之臣,恒天然并没有为自己的大义灭亲受到什么表彰?

这让张马丁想起另一起商业案例,Google!Google也是一个有道德感负责任的公司,他不肯把广告放在搜索结果中去,不人工干预搜索结果,坚守商业道德。反观国内的那个搜索引擎,搜索结果夹杂广告,还收了三鹿300万把负面新闻删除。一正一邪,可是,最终的结局却是那个讲道德的被赶走了。

这两个案例风马牛不相及,但其实反映了同一个问题:我们这个社会,在鼓励什么样的商业道德?到底在讲求什么样的价值观?

这让张马丁做出了另一个判断:中国,正在经历另一场地震,即优秀传统价值观的地震。

在中国五千年来形成的优秀的价值观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算是基石之一,是中国社会的传统美德,在这观念之下,中国人行善积德、尊老爱幼,对社会的和谐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是社会的一大稳定器。可以想像一旦这个道德基石被颠覆,会给中国怎样的新价值观?

这个后果我们可以先从一件小事上一窥端倪:假设我们在路上碰到一位摔倒在地的老人,肯定会上前搀扶。但是南京彭宇案、徐州大学生扶起倒地老太被判赔7.9万元之后,你还敢扶吗?腾讯网一项调查表明,仅有4%的人表示肯定会扶!

因此,当你老了的时候在路上摔倒,打110试试运气吧,就不要指望着有路人来扶了。这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被颠覆的后果。运用到商业上,就是有道德有良心负责任的公司出走,无道德无良心不负责的公司留下来赚钱,中国的消费承受可怕的产品质量和无法预知的后果。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加入抗癌公社,与社员抱团应对大病威胁,万一大病帮助筹集医疗费,早加入早保障。24家媒体已有报道。点“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