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理财顾问2014年10月刊 ——让癌症不再如此沉重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我社优秀青年编辑雷文英近期因病去世,一度遭遇医疗费用报销尴尬。由于事发突然,她没来得及交代后事。她的父母强忍悲痛整理遗物,经反复清点,终于确定她生前没有买过商业保险,于是一切费用就要靠社保来报销。尽管上级领导开启绿色通道尽可能提供便利,其个人报销部分也达数万元之巨,不能不引起深思。

  在京居不易。雷文英工作8年,所有财产仅有银行存款5万元,这大概是她没能买商业保险的一个重要原因。对普通工薪阶层来说,商业保险固然必需,但价钱并不便宜。

  除了商业保险,有没有一种更值得关注的方式呢?有,那就是张马丁发起的抗癌公社所引领的众保模式。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抗癌社区的众保梦

  文/本刊记者 康会欣

  凡加入抗癌公社的正式成员一旦罹患癌症,每一位公社成员都要为其进行小额捐款,筹集不超过30万元的治疗和生活费用。它是一种资金流向完全透明、百分百用于公社成员的众保模式。

  张马丁,国内第一家众保模式综合社区抗癌公社发起人

  9月金秋,在得知张马丁来京为抗癌公社呼吁奔走的消息后,我主动和他做了约见。马丁说他就在附近落脚,表示愿意到社里详谈,于是他就背着一个包一路走来,并为我带来了礼物——他自己写的一本名为《草根的中国梦》的书。

  正所谓闻名不如见面,马丁的坦率、真挚感染了我。我们一见如故,聊了许久。前半时间主要是他在说,我倾听和记录;后半时间以我说为主,他认真倾听着,不时地记下一两个关键词。

  草根的中国梦

  马丁2001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不久,他的父亲就因中风而致终身残疾。祸不单行的是,2010年,马丁的母亲又被查出身患癌症。当时正值创业失败,他几乎没有钱为母亲治疗,只能眼见母亲离开人世。

  马丁开始思考:疾病或许是无法避免的,但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普通家庭患上绝症的人得到更好的救治呢?4年的保险公司工作经历,使他想通过建立一个低成本商业保险公司来为癌症患者提供资金帮助。《草根的中国梦》的书就是在那时候出版,他的目的在于呼吁发起成立一家低成本的人寿保险公司——上海人寿,但这一方案最终因受帮助群体的目标太大、难于实现而搁浅(注:上海人寿已于近期获批筹建,但只是名字上的巧合,与马丁无关)。

  马丁并没有放弃,经过认真思索,组建一个“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抗癌公社的设想在张马丁脑海中逐渐清晰。3年前的母亲节,抗癌公社的第一版网站诞生。正如马丁所言,让更多人享受保险的更多好处——这是他在母亲坟前的誓言,是他的理想和兴趣,也是他实现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追求。

  抗癌公社从起步到发展,从默默无闻到小有名气。截至今年5月,抗癌公社的社员已经超过3300人,并且人数还在持续增长。但这离马丁的理想状态(社员至少达到3万名)仍然有不小的距离,于是他决定辞职全力来做这项事业。

  患癌社员最高可获捐助30万元

  抗癌公社原名互保公社,是一个旨在解决癌症医疗费的民间组织。凡加入抗癌公社的正式成员一旦罹患癌症,每一位公社成员都要为其进行小额捐款,筹集不超过30万元的治疗和生活费用。

  根据抗癌公社的规则,当社员人数在3万名以下时,每人(次)捐助10元;3万名以上时,每人捐款额为30万元除以总人数。

  之所以将筹资金额设定为30万元,马丁是在研究癌症的大概治疗费用之后得出的。据统计,我国癌症患者年平均治疗费用在10万元左右,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癌症的年治疗费用则超过30万元。如果捐助金额设定过高,社员的捐助压力就会增大,同时也会增加骗捐的可能性。马丁表示,30万元只是当下的水平,未来随着物价、通胀水平、医疗费的上涨,捐助额也会有所提高。

  申请人使用实名信息在抗癌公社网站申请加入后,须经过一年的观察期后才能成为公社正式成员。按照抗癌公社的规定,申请人在申请加入时不会被审核个人信息,只有在申请捐助时,信息才需要全面审核。如果提供的材料与申请加入时的身份资料不符,公社将不会为其组织捐助。

  为避免骗捐,保证患者情况的真实性,患癌成员申请发起捐助时,需提供身份证明材料、病情证明材料以及具备相应资质医院出具的患者临床诊断证明等。在通过医学专家及公社初步审核之后,抗癌公社会将其情况向其他成员公示两周。患癌成员会接受其他成员的质询和合法调查,待大家无疑义后,抗癌公社再对其组织捐助。

  马丁表示,考虑到抗癌公社公信力不足,也无实力去亲自审核患者成员的真实性,未来,抗癌公社打算与国家医保相挂钩,患者在提供当地医保报销材料后,抗癌公社才会为其组织捐助。这样既可以得到成员的信任,也有助于公社低成本运行。

  开创众保模式

  人们万一罹患大病没有钱治想得到慈善基金的帮助,是“请求”,而人们在抗癌公社,却是“要求”。这是尽到义务而享有的应有权利。

  据马丁介绍,抗癌公社与保险的至少有以下6点不同。

  一是体现在定义上,客户与保险公司之间是保险产品的买卖关系,投保人根据合同约定,向保险人支付保险费,保险人对于合同约定的风险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抗癌公社则并非买卖关系,它是指社员根据公社规则约定,履行对加入公社后不幸患癌的社员进行小额捐助义务,并以此获得自己不幸患癌时被他人帮助的权利。

  二是在费用收取上,抗癌公社不预先收费,只有当成员患癌需要其他成员帮助时才组织捐助;保险是收取保费在先,保障在后。这也是抗癌公社的创新之处。

  三是在资金运用上,抗癌公社没有资金沉淀,不涉及资金运营;而保险公司是预收保费,营业保费。

  四是在费用模式上,抗癌公社费用捐助采用P2P的模式,从捐助人到受捐人,从成员到成员,抗癌公社不收取费用,资金100%用于患癌者;而保险公司则需要提取一定费用。

  五是在进出门槛上,加入和退出抗癌公社完全自愿,用户不会为退出公社而承担任何经济损失;商业保险退保往往需要支付一定费用。

  六是在运营目标上,商业保险公司以赢利为运营目标;抗癌公社则追求成员利益最大化。

  基于此,马丁将这种基于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P2P小额互相保障模式,称之为众保模式。马丁认为,相对于通常意义的互助基金,众保组织的金融属性更低,脱媒更彻底,是一种用互联网重新定义保险的颠覆性创新。众保和商保的对比见下表所示。

  表 众保和商保的对比

  众保模式 商保模式

  效率 成员款项100%用于其它成员的保障 目前中国保险仅25%的保费用于返还

  压力 成员每次捐助n元(n≤0元) 成员月付或年付,每次数额较大

  价格 30万元保障,理论上至70岁部仅付出约3000元左右,30万乘以癌症发病率 商业保险30万元的癌症保障,每年至少需1000元 ,且需要交多年

  门槛 随时加入或退出 有严格限制

  资金 成员患癌后支出,作为整体不患癌不支出 成员患癌前出,不管有无患癌均需出

  透明 捐助金流向、成员完全透明 保险公司运作,不透明

  顺序 捐助与受捐同步 保费在先、赔付在后

  资金管理 成员自我管理资金 保险公司管理

  马丁说,抗癌公社的众保模式与当前火热的众筹模式也有明显不同:首先,众保组织每个人的地位、权利和义务都是对等的,而众筹涉及双方的地位、权利及义务并不对等;其次,众保组织在一个静态的时间点看是相对封闭的,而众筹则是开放的。

  承诺百分百

  加入免费、不抽成、不收付费,公社怎么生存?这是我抛给马丁的第一个问题。

  其他问题还比如:抗癌公社的定位,是坚持非盈利性组织路线还是以企业为最终经营目标?要想成功创业,必须有团队、资金和必要的智力资源,在这些方面抗癌公社是如何考虑的?如何在品牌推广方面做到正规化、系统化、便捷化,让抗癌公社乃至众保的概念更易、更快地深入人心?

  马丁一一做了解答。对于个别问题,他陷入了沉思,并诚恳地征询意见,说将在下一步重点着手解决。

  马丁说,就抗癌公社他先后做了两件事,一是辞职全职创业,二是做了两个永久承诺:一是承诺永不从成员间的资助中抽成,目的是保证100%的资金效率;二是承诺永不收会员费,目的是尽可能设置最低门槛、给社员最少经济压力,使得人人可参与。这意味着公社的收入绝不可能来自社员的互助资金。

  “如果不彻底解释就显得故作高深乃至居心叵测;如果我说我和团队不求回报,做活雷锋,相信很多人都嗤之以鼻。因此对这个事情必须要解释清楚。”马丁笑着说,“我一开始的回答是‘我相信会员多了自然有收入模式’,这的确是真实想法。当公社真的能解决了人们的现实问题,当公社有10万、100万、1000万、10000万用户的时候,公社就一定能有收入模式和赚钱模式。”

  诚然,在互联网思维下,要想成功创业,盈利模式也变得没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用户数量。马云的阿里巴巴已清晰说明了这一点。

  马丁说,在一定规模的用户数的基础下,有3个方面的收入模式的可能。第一种模式,加入公社的人,一定是关注健康、担忧大病的人,公社中大量的具有同样属性的人的存在,就必然会对企业商家产生吸引力,从而产生形式各异的广告和增值服务机会:(1)广告,主要是健康医疗类的广告。(2)增值服务,比如体检公司,愿意为公社社员提供折扣的癌症体检,公社可以收取服务费。再比如保险公司,愿意为公社提供30万元癌症保障之外的其他类型的保险产品,公社有可能收取一定收费。(3)医疗服务,如有些机构可以通过公社联系优秀的医生、医院等服务,也可以产生费用。

  第二种模式,公社目前不考虑做资金沉淀,是出于法律或公信力等问题的考虑,未来如果机构化、具备公信力、监管到位,会有个人账户功能和资金池的功能,这些资金沉淀将可以产生利息以及增值可能。

  第三种模式,公社可考虑的发展方向之一是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创新的相互保险公司,而如果成为这样的公司,那么其收入模式将可参考国外此类保险公司的做法。

  马丁说,抗癌公社的发展,一定要做到低成本,这样,即便不多的收入也能维持其运行。“人们从公社获得保障,创业团队成员也取得收入,投资人取得回报,这难道不是一个各方受益的癌症医疗费问题的解决方案吗?”

  但也正如马丁《草根的中国梦》中陈述的一样,草根实现梦想的过程充满艰辛。马丁坚信,保险业需要草根,因为他们知道活在底层人的真正需求。他也希望公众、监管者能够给予他们信任和帮助,看到抗癌公社在“保险回归保障”“金融服务民生”方面的作为。

  马丁的此次北京之行,他多方奔走,广交朋友,把抗癌社区的众保理念推介给更多的人。马丁收到的支持和鼓励超出了预期,这大大增强了他把抗癌社区作为一项可以终身为之的事业的信心。让我们共同期望抗癌社区可以受惠更多的人。

  如何申请加入抗癌社区?链接字体

  加入抗癌公社很简单,只需登录社区官方网站(www.kangaigongshe.com),点击“成为社员”,有新浪微博或QQ账号的,选择直接登录;也可以注册新账号,输入姓名、身份证号、电子邮箱并选择参与互助组类别后提交即可。当前有3个互助组:癌症互助组,最高30万元,默认选择;大病互助组,针对癌症之外的24种大病,最高10万元;身故互助组,针对疾病身故和意外身故,10万元。抗癌公社微信公众号(kangangongshe)已经开通,也可通过微信号申请加入社区。

  由于不需要体检,不需要提交复杂的资料,甚至不需要本人确认,你可以代为亲友申请加入抗癌社区,低成本地为他们贡献一份意义重大的爱心。你要首先成为社员,之后在“社员中心”把亲友甚至没有取得身份证的未成年子女加入公社。

*******************

加入抗癌公社,万一大病帮助筹集医疗费,早加入早保障。24家媒体已有报道。点“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