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开启求医“漫游”

2014年11月,不久前宣布退役的中国网球传奇人物李娜将再次赴德国进行手术—伤痕累累的膝盖,正是导致她退役的罪魁祸首。不只是李娜,刘翔、杨紫琼等一众文体明星到海外治疗的新闻已是司空见惯,但对普通人而言,海外就医似乎是件遥不可及的事情。而如今,日渐庞大的中国富人群体正将寻医问药的脚步迈向全球。

不愿意“弃疗”的重症患者到海外寻找绝望中的希望,催生了盛诺一家等一批专业海外就医服务机构;追求更高生活品质的人们则将整容、养生和体检等轻医疗项目与旅游结合起来,使医疗旅游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新产业;合资医院、外商独资医院的政策大幕开启,“非典型”跨国医疗给更多人带来希望。

有数据显示,2013年全球医疗健康旅游产业规模约为4386亿美元,约占全球旅游产业经济总体规模的14%。如今,或无奈,或主动,中国人已经开启了求医“漫游”。

出走海外 不“弃疗”

半年前,一篇题为《一个硬币的另一面—美国看病记》的帖子在网络广为流传,70后杭州太太“倾心2007”记录了丈夫被确认为脊椎癌,辗转去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院医疗中心(UCSF Medical Center)看病并最终治愈的经历。

在国内,被医生五分钟“打发”让她决定“不能把老公留在这样的医院”,而在美国,旧金山分院医疗中心不仅为其配备了免费的翻译,时时关注病人感受的医生更是让她百感交集。最重要的是,文中的主人公在美国没有住院、没有挂水、没有进行国内医生所建议的难度高、风险大的手术,只是进行了20次放疗便康复,历时3个月。

这篇帖子引发了不小的反响和讨论,而感受到中外医疗水平和服务差异的,还有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盛诺一家的创始人蔡强。

2004年,生活在澳大利亚的蔡强迎来了第二个孩子的出生,慌忙带着羊水破裂的太太赶往医院,他将专门买来记录孩子出生的相机落在家里。医生说:“没关系,我准备了。”于是,医生为他记录下剪断女儿脐带的幸福瞬间,并把照片用电子邮件发送给他。

“突然觉得,原来医疗可以是温馨的、让人感动的一件事”。蔡强认为,中外在医疗的技术、服务和理念上还存在着差距,而只要有差距,就一定有需求。于是他在2009年回国创办了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盛诺一家。彼时,中国人尚缺乏出国看病的意识,得到国外各大医院的授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盛诺一家经历了艰难的拓荒期。

现在,盛诺一家与麻省总医院、梅奥诊所等国外一流医院展开官方合作,为患者提供的服务主要包括三部分:病历的整理、翻译,签证的办理,配备随行翻译的出国看病咨询与服务;国外专家远程会诊服务以及出国体检咨询与服务。收费根据服务项目确定,6.8万元起跳。

“会有患者问我,能不能不通过盛诺一家直接联系医院,因为我们是收费的。我告诉他,这完全没有问题,为了防止患者被骗、走弯路,我还专门录了一段视频,是关于自助到海外看病的一个介绍,患者完全可以绕过盛诺一家,根据指引,完成自助看病。”在采访中,蔡强主动解答了一些患者的疑问。

几乎所有海外医院均设有国际部,以全球公认最好的肿瘤医院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为例,其国际部提供协助办理护照、接机、看护等服务供患者选择,并提供包括中文在内的8种语言的免费翻译服务,为各国患者创造便利。

但是,盛诺一家的服务依然有其价值。对于患者来说,整理病例、找到靠谱的医疗翻译并不是易事—病例中有不少专业医用名词,并且在美国不同州的医院,习惯用法也可能不一样,如果翻译的材料不准确,很可能因此耽误病情。盛诺一家提供专业的医疗翻译服务,他们也了解每家医院预约所需要提供的材料要求。此外,盛诺一家可以根据患者的病情从美国5000多家医院80多万医生中选择最适合患者的医院和医生,而一旦病人情况危急,盛诺一家甚至有自己的快捷通道。对于那些焦头烂额的患者及家属而言,从国内到国外的一站式服务可以让他们省时省心。

目前,盛诺一家每年服务数百名客户,“增长率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迅猛,我预计以后也不会爆发,因为这是医疗行业,看病还是更讲求就近原则,国内能解决的问题,不建议去美国,因为你的家在这里,你的语言是中文。所以这是一个稳定的、逐步增长的过程。”蔡强说。

面对不菲的开销、语言障碍、陌生的环境,赴海外就医往往是绝望的患者最后的希望,他们难免期待过高。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纷,盛诺一家会与客户签订“风险告知书”,并给患者提供48小时的冷静期—签订合同的48小时内,如果客户后悔了,会无条件把钱返还给客户。

2014年6月,盛诺一家获得红杉资本千万元A轮投资,蔡强计划用融得的资金来提升服务质量。盛诺一家已经在休斯顿等地建立了三个患者服务中心,除了照料患者的日常生活之外,也可以带患者购物、旅游。

轻医疗与旅游共生

盛诺一家的客户主要为重症癌症患者,旅游对他们来说,或许只是精力许可情况下就医过程中的点缀,而对于另外一部分赴海外整容、体检等的中国人来说,轻医疗与旅游无疑是共生的。

韩国是中国人医疗旅游的重要目的地之一。2013年,超过2.4万名外国游客赴韩国整容,其中中国人最多,达1.6282万名,占比67.6%。而在2009年,到韩国整容的中国人只有791人,5年之间增长了20余倍。随着赴韩国整容的游客越来越多,整容后本人与照片不符导致出入境受阻的情况时有发生,因此韩国整形医院如今还会为客户开具“整容事实证明”。

到韩国整容、到瑞士注射羊胎素、到日本体检……这些少则几万元、多则几十万的轻医疗项目正全面袭来。这些具备相当经济实力的消费群体也已经不能简单满足于走马观花,而是希望可以顺道深度体验当地的特色。

隶属于携程(CTRP.NSDQ)旗下的高端旅行品牌鸿鹄逸游将“健康回春”作为六大旅行主题之一,以“泰国·华欣Chiva-Som+曼谷半岛贵族养生6天”为例,其提供SPA、理疗、按摩和瑜伽等养生项目供游客选择,并安排咨询师为游客进行简单的身体检查和咨询,根据游客健康状况推荐项目。当然,在养生项目之外,还会安排游客参观大皇宫、玉佛寺等标志性景点。

鸿鹄逸游的泰国养生高端团费用从3.99万元起跳,而根据途牛旅游网的信息,普通的泰国6日团的费用仅为两三千元,价差达到十余倍。

养生依然属于大众项目,跟团游不存在任何顾虑,但对于整容等涉及隐私、需要一定时间休养的医疗项目,自由行则是更受欢迎的选择,不过,语言等依然是不小的障碍,因此不少旅行社推出了高端定制旅行业务。例如,众信旅游(002707)推出定制旅游项目,一切根据游客的需求进行安排,一人即可成团,但费用也相对较高(详见新财富2013年1月刊《随心所欲的定制旅行》)。

医疗旅游方兴未艾,各种中介亦是鱼龙混杂,介绍不具有资质的医院、收取不合理的高额佣金等情况时有发生。鉴于目前国家对医疗旅游的监管尚不完善,游客更需要一副火眼金睛,一旦被骗,损失的可能不只是金钱那么简单。

“非典型”跨国医疗:外资忙入华

相对于跋山涉水、开销巨大的跨国医疗,如果能在国内享受与国外接近或者是一样的医疗服务,是最好不过的选择—就算是资金足够充裕,长途旅行对身体虚弱的病人也是一大挑战。拥有了先进的海外医疗技术、引进了外籍医生的合资、外资医院成为一种“折中”的选择,尤其是外资办医院“闸门”的逐渐打开,更是将引来一场盛宴。

中国于上世纪末开始允许外资在中国设立合资医疗机构,最早的一批合资医院试水者如多伦多医院、德安医院等早已销声匿迹。中美合资的和睦家是为数不多的成功者,其定位已经从最初的服务在华外籍人士转向本土城市中产阶层(详见新财富2014年1月号《挺近高端医疗》)。

2013年10月,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要突破8万亿元。健康服务业大蛋糕引来资本竞逐,外资也日渐活跃。

2013年12月,恒大集团与哈佛大学签署合作,计划在中国共同成立哈佛医院。2014年7月末,德国阿特蒙医院宣布落户上海自贸区,成为首家外商独资(不含港澳台)医院,并有消息称,20余家外资医院正等待进入自贸区。2014年8月,国家卫计委、商务部联合下发通知,允许境外投资者通过新设或并购的方式在北京、天津、广东等试点省市设立外资独资医院。

随着政策的落地,外资将获得更多的机会。通知下发1个月后,深圳市投资推广署就宣布,30家国内外投资机构正在进行深圳社会办医项目的洽谈,其中包括德国西门子集团、韩国SKG集团和美国哈佛医学院等外资机构。10月7日,广东省中医院、美国麻省总医院、珠海横琴国联康华医疗投资有限公司在珠海签订协议,将建立美国麻省总医院中国医院(MGH Hospital China)。

外资医院可能成为中国医疗市场的“鲶鱼”,倒逼国有医院改革。但是,引入医疗器械手续复杂、不能与中国社保体系嫁接等障碍,都有待欲掘金医疗产业的外资医院去解决。

*******************

加入抗癌公社,万一大病帮助筹集医疗费,早加入早保障。24家媒体已有报道。点“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