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抗癌公社两年吸纳3万人

社员通过一对一捐款 一旦有社员患癌有望获捐30万元

2012年7月18日,本报曾报道上海网友张马丁在微博上建起“抗癌公社”互助抗癌的消息,“抗癌公社”没有常备基金,只要加入公社的成员在经过1年观察期后,一旦被确诊患癌,其他社员就会采取“P2P”的方式通过支付宝直接向该社员捐款,而不捐款者就将被视为脱离公社。

2014年10月20日,“抗癌公社”获得了一个公益机构颁发的YIYA(your idea,your acition)行动创新奖终极大奖,并赢取了6万元的奖金和半年的免费办公室奖励。“抗癌公社”发起人张马丁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抗癌公社的社员已经达到3万余人,一旦有社员患癌,他有信心给该社员筹集到30万元的经济帮助。

获得6万元和半年的免费办公室奖励,让张马丁一时激动得无语凝噎。(抗癌公社承诺所获得的6万元奖金全部将用于今后社员的捐助

  互助方法

  互联网金融催生抗癌众保

  记者:你们互助办法上是否有创新?

  张马丁:和两年前相比,我们现在可以直接使用支付宝,通过P2P(个人对个人)的方式直接给社员捐款,这比以前更加直接,也更加清晰。不少金融学家告诉我,我们搞的这一套类似于保险,但又是一种创新的保险,其实也是互联网金融发展起来以后,催生的抗癌众保模式。我们可以把“抗癌公社”理解为一个对抗癌症的合作社、利益共同体。几万人互相约定,你若患癌我捐你几元,我若患癌你们捐我几元,帮患癌者筹集30万元,公社不设立基金,资金从捐助人直达患癌者。例如,假设抗癌公社成员达到6万名时,如果有社员不幸患癌,将得到其他成员每人5元的援助,而当社员人数达到30万人时,每人只要捐1元钱,就能帮助到患者。

  为此,我们为抗癌公社设立了一套详细的规则,以防有人骗保。首先,参加抗癌公社,须经过1年观察期;其次如果不助人,则视为自动退出公社;同时公社不设立基金,会员捐助是p2p的,通过支付工具从捐助人直接支付到受捐人,不需要担心有人从中截留;同时根据成员数量动态地调整捐助金额;另外成员一旦患癌后病情必须公示,要经过公证。

  记者:目前有多少社员?情况如何?

  张马丁:有3万多名社员,依照现在的情况,如果社员中有人患癌,每人捐10元,就可以为他/她筹集到30万元,我的目标是10万人,这样我们每人捐3元,就可以帮到社员了。

  同时,很多学者也看到了我们公社的行动,比如同济大学中德学院著名经济学教授胡景北就主动担任了我们公社的名誉顾问,他对我们的互助模式非常认同,他认为抗癌公社最大的特点是取消了投保者和得益者或捐赠者和受捐者之间的“黑箱”。以前无论是保险公司、红十字会等都是这样的“黑箱”。抗癌公社则让捐赠金钱在捐赠者和受捐者之间直接流动。

  真实互助

  仅捐赠1万元给患病社员

  记者:是否有成功捐赠?

  张马丁:有1个广西的27岁女孩去年12月时患了癌症,当时我们经过核实情况后,发动了所有的社员捐款,因为当时的社员人数还很有限,所以只为她筹集到了1万余元医药费,当时每一名社员都直接通过支付宝直接给女孩打款,完全没有经过我们公社本身。我们社员的人数是在今年4月,我辞职专心做“抗癌公社”以后,才有了一个突飞猛进的增长。

  记者:您辞职专心做“抗癌公社”,您不可能获得收入,你怎样过日子呢?

  张马丁:我存了一点钱,女朋友也资助了我一点,之前一段时间我确实差点过不下去,准备再去找工作,但还好有风投公司看中了我们的抗癌公社,另外也有企业家想要投资,所以我也就撑过去了。

  记者:现在“抗癌公社”到底是一家公司?还是协会?

  张马丁:我想把它变成一家公司,但我们坚持的原则仍然是捐款不收社员一分钱,这一点我们是不会变的。我们预期以后公社还将提供有偿的抗癌医疗卫生服务,而“公社”的人数越来越壮大后,还可以吸纳不少广告,我想风投主要看中的是这一块效益。

  保险困境

  核实患癌与否仍很麻烦

  记者:目前公社是否还需要有运营费用?是否遭遇过一些挫折?

  张马丁:虽然表面看起来公社似乎没有什么运营费用,但事实上,目前有两部分仍然需要投资花钱,首先是抗癌公社的宣传,我们目前仍然觉得社员人数太少,如果能够多吸纳一些社员,到10万人,就比较好了。

  另一项费用肯定是未来的大头,就是涉及保险偿付之前的核实,社员是否真的患了癌症?他不会来骗“保”吗?他是否在进入公社之前就隐瞒病情呢?所有的这些情况都要核实,但我不是专业人士,无法进行判断,同时因为身在其中,我也更希望避嫌。

  因此我希望未来将核实病情的工作外包给别的公司,这就会是一笔比较大的费用。

  记者:对于“抗癌公社”的未来发展,你有什么打算?

  张马丁:我想把抗癌公社从上海搬到北京去,同时招募一个5~8人的团队,其中最关键的角色是一个网络技术员,因为我们公社规定,一旦有人不捐款,就视为自动脱离公社,现在我们已经是一个3万多人的公社了,如果我们再通过笨的办法一个个核实,工作量会非常大。这个网络技术员就是要设计一套程序,来监督大家是否捐款。

  张马丁其人与“抗癌公社”

  抗癌公社是张马丁的创意。张马丁出生寒门,是一位典型的草根,2001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曾在上海一家证券公司工作,但人生经历却很坎坷。毕业后不久,张马丁的父亲就因中风而致终身残疾;雪上加霜的是,两年前,张马丁的母亲又被查出身患癌症,家中积蓄本就不多,加之张马丁又逢创业失败,几万元的创业款打了水漂,这让张马丁几乎没有钱为母亲进行治疗,只能眼见着母亲痛苦地离开人世。

  他发觉,解决癌症医药费问题的途径有四个,一是政府建立良好的医疗保险制度;二是商业性医疗保险;三是个人成为大富翁;四是个人互助医疗保险。第一条途径目前难以达到。第二条途径的问题在于中国当前商业医疗保险成本太高效率太低且难以纠正。第三条途径对大部分人不成立。于是张马丁致力于走第四条路,成立抗癌公社,并将公社的理念通过微博和其他传统媒体传播开来,最终获得了3万多人的支持。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抗癌公社更多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