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最好不诊疗?评畅销癌症书中的谬误观点

  最近有两家都市报在连载介绍由广东科技出版社翻译出版的畅销书《不要再上癌症的当》。因为题目很有冲击力,又迎合了民众对癌症和癌症治疗的恐惧心理,非常吸引眼球,引起强烈反响。书的封面将作者称为日本最权威癌症专家,更是让普通民众深信不疑。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报道文章的题目进一步渲染:可怕的不是癌症本身,而是癌症的治疗。真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

  作者是什么人

   近藤诚,现年65岁,日本名校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部的放射科医生。1983年被庆应聘为放射科专任讲师,无论如何不能被称为最权威癌症专家。最早让近藤诚 被媒体所知的是1988年他发表在日本杂志《文艺春秋》上的一篇文章《乳腺癌不切除而治愈》。因为这个与民众的认知相悖,很是吸引眼球,因此影响很大。但是,因为他的文章与正规医疗常规原则相违背,庆应大学从1988年起,决定近藤医生永远失去升职资格。

   但近藤医生不甘寂寞,从1988年到现在先后出版了二十多本书。1996年出版的书名是《癌症患者啊,不要跟癌作斗争》。让他在中国名声大噪的是他 2012年出版的书《不被医生杀死的47个心得》。这本书因为否定现代医疗,一经出版,立刻成为日本畅销书,同年度获得菊池宽文学奖、文艺春秋读者奖,销 量达百万册,影响巨大。

  近藤诚的主张

  近藤诚的主要主张分3点:

  1.癌症的检查诊断是无效的。

  2.作为癌症治疗常规手段的手术和化疗是没有意义的。

  3.癌症的早期发现、早期治疗没有价值。

  也就是说,如果得了癌症,不要治疗,应该让它自然发展,癌症治疗不但无益,而且只会让患者多受苦痛,饱受折磨。

  多么体贴人的主张。无怪乎受到追捧。

   他的理论大概就是“癌症假象”的意思。这个理论主张癌症分为真正的癌和假癌两种。他认为,如果发现的是真正的实体癌,那么治疗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一旦发 现,就已经有了转移,所以即便是早期发现,治疗也无益,主张放弃治疗。如果是进展缓慢,没有出现转移的癌就是假癌,则根本不需要治疗,因为不是恶性肿瘤, 于生命无害。

  总之,癌症不需要治疗,无论真假。

  他的书中还有以下这些强烈的观点:

  “老去医院看病的人,因为吃进很多本不需要的药物,或者接受本不需要的治疗,会早死。”

  “癌症的早期发现没有任何意义。不做癌症筛查检诊的人反而能活得长一些。”

  “抗癌药物毒性很大,却根本无效。”

  “对付癌症最好的办法就是放置不管。”

  看了这些强烈的主张,就很好理解为什么这本书在日本销量达百万了。因为他所说的正是普通民众或者癌症患者想听的。

  日本医学界的反应

  长久以来,日本主流医学界对近藤采取了无视的态度。日语有个词,叫默杀,犹如鲁迅先生所说“最高的轻蔑是无言,而且连眼珠子也不转过去”。

  可是,相信近藤之说的人选择了不接受治疗,本可治好的癌症被耽误而失去生命,本来计划定期体检筛查癌症的健康人也放弃检查而导致本来可以早期发现的肿瘤被延误。医学界不再沉默。

  日本国立癌症中心名誉理事长市川平三郎博士,也是早期胃癌检诊协会理事长,在医学杂志上发表长文批驳近藤的谬说。

  市川博士的文章对近藤的书进行了逐条驳斥。他指出,近藤指责癌症的筛查体检,异想天开地提出“癌症真假说”,本来应该是不值得一哂的谬论,没想到居然被民众广为传播,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

  这样的书,满足了一知半解的读者们的好奇心,但是背后隐藏的是许许多多的因此拒绝治疗的最终受损的癌症患者。实在是不能置之不理了。

   市川接着指出,近藤的所谓癌症真假说是将生长缓慢而且最终阶段也不转移的一部分癌称为假癌,这真是谬说。另外,近藤在书中说,他经手的早期胃癌患者,完 全不治疗,采取放置的态度,最终转变为晚期或者进展期的患者一例也没有。这个实在让我们这些每天接触大量这样的患者的临床肿瘤医生无法安坐了。最善意的解 释是近藤不过是自己没有见过罢了。更加荒谬的是他提出癌只分进展迅速的真癌和假癌两种,居然连有进展缓慢的癌的存在都不知道,让人惊诧莫名。近藤还主张癌 症的淋巴结转移不是转移。其实,经淋巴结转移的癌细胞最终汇入静脉,进入血液循环,导致血液转移。这样的常识他也试图颠覆,实在是太想做惊人语了。

  市川说:“再者,近藤主张的癌症的检诊百害无益这一说法的荒诞不经,我连写文章反驳的想法都没有。癌症检诊的益处已经有太多大型的研究证实,世界各国均大力提倡。已经没有必要为此辩驳了。”

   另外,市川也指出,近藤最近几年也意识到他的理论的荒谬,开始转换口风。他分辩说他所说的假癌不会转移也不是绝对不会转移。另外近藤主张的胃癌手术死亡 多发一说,更是荒诞不经。日本外科医生胃癌手术的水平世界领先。国立癌症中心的胃癌手术死亡率为0.1%,而欧洲各先进国家如英国、德国,手术死亡率是日 本的50到150倍。

  近藤随后在《周刊文春》发表文章辩驳各方的批判。他说:“我在庆应大学门诊工作23年期间,听从我的劝告,接受放置疗法的癌症患者,有150人次之多,没有一个发现出现癌症进展的。”

   针对这个说法,国立癌症中心中央医院放射科医生牛尾恭辅写文章进行了批评。他说:“普通人听到150这个数字也许会觉得:啊,近藤医生真是名门大学医院 的有丰富经验的医生啊。但是,算一算就知道,23年门诊,150人是个极小极小的数字。拿着这样算是极端稀少的个例说事,真难以相信是庆应大学培养出来的 医生。”

  否定之否定

  2014年1月,另一个畅销书作者、同为医生的兵库县的长尾 和宏医生出版了新书,书名就叫《不被医疗否定书杀死的48个真实》。显而易见,这本书是针对近藤的《不被医生杀死的47个心得》而出的。《周刊文春》立刻 在杂志上发表了书评,题目很醒目:“近藤医生,你的受害者出现了哦。”

  长尾医生说:“近藤发表他的假说是他的自由,相信他的假说也是病人的自由。但是,本来就对癌症怀有不安,因为看了他的书而产生困惑,本可以有机会治疗获得生命的患者却延误治疗丢失了性命,作为医生,我实在看不过去。”

  “相信近藤的谬说,本来只是癌前病变的患者,好不容易早期发现了,却不进行任何积极的治疗,耽误了治疗的,我已经看到了多例。”

   “我们承认,现代医学的确也有很多不试一试就无法知道结果的情况。99%成功率的手术也有那1%的失败机会。癌症化疗的效果也是如此。这就是医疗的不确 定性。但是,医学总是在不断挑战未知,一步步前进。世界各国的癌症专科医生和研究人员,每天都在挑战这个医疗的不确定性。如果否定这些进步,那就是从根本 上否定了现代医学。”

  至于为何近藤的书如此受民众欢迎,成为年度畅销书,长尾也进行了解释。他认为近藤的书受到欢迎的社会背景是民众对 于医疗的强烈不信任。医生常常居高临下看待患者,大医院的医生往往在看病的时候,眼睛盯着计算机屏幕,跟患者没有目光交流。对于癌症患者,本应该有的同情 心和耐心也随着每日工作的消耗而消失殆尽。那么从患者角度看,医疗就是一个冰冷的黑箱,使病人不安和焦虑倍增,自然会想:“医生们是不是在背后利用医疗特 权赚黑心钱呢?”在这样强烈的对医疗的不信任感中,近藤医生的主张“不需要医疗,医疗全是骗局”就正好迎合了民众的心理,自然很容易接受。甚至在长尾医生 发表了文章后,他在网络上遭到近藤支持者的猛烈攻击。

  癌症到底需不需要治疗

  癌症 到底需要不需要治疗呢?这是一个复杂无比的问题。简单地说,需要根据每个患者的病情不同,个人情况的差异做出判断。早期癌症患者,积极地治疗,能极大可能 地提高生存质量,甚至完全治愈。晚期癌的患者,如果的确治疗的益处无法大过治疗副作用的坏处,可以考虑不接受积极的侵入性的治疗,但也最好接受比如止痛这 样的提高生活质量的治疗。至于预防检诊,那更是没有疑义地需要大力普及,防患于未然。

  (摘自《南方周末》 作者系日本东京大学外科博士 吕洛衿)

  编辑的话:

   这个世界,从来就不缺少哗众取宠博人眼球的跳梁小丑。他们的目的要么就是为了金钱利益,要么就是为了推销自己的观念以获得社会认同。但涉及医疗,尤其是 凶险的癌症,这样的不负责任的言论,不只是浪费社会资源,更可能导致不必要的死亡。我们的媒体,在刊登、出版国外这些异端的观念和书籍的时候,请不要一味 地只着眼于提高读者人群数,增加销量,也请负起应有的社会传媒的公共责任,咨询相关专业的学术机构和行政机构,谨慎从事。我们需要引进的是发达国家的先进 技术和文明理念,而不是发达国家的垃圾。

  20年伪气功热,10年伪养生热,完全是出版社、电视台、报纸、杂志、网络煽动起来的。媒体捧 红了“大师”,同时自己也获得了巨大利益,而正是为了获得利益才捧红“大师”的。可是公众被误导,无数人被引入歧途,造成极大的社会混乱。为什么如此?盖 因媒体和公众的科学素养太低。但伪科学终究不会长久,伪大师都已销声匿迹。可是媒体总想创造轰动,塑造不成国内的“大师”,就引进国外的“大师”,殊不 知,国外“大师”的异端邪说比国内的更甚。

  无可奈何,只好告诫读者:请相信主流科学,勿信旁门左道、歪门邪道。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