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多名幼儿变“大头娃娃”,罪魁祸首竟是高价奶粉?家里有孩子的千万要注意


又是食品安全!而且事关儿童营养!让我们无比气愤的是,又与奶粉有关!

2008年的奶粉“三聚氰胺”事件想必大家依然记忆犹新。近日,湖南郴州多名婴幼儿因为食用同一款“奶粉”,出现体重严重下降,头骨畸形酷似“大头娃娃”,还伴随不停拍打头部等异常情况。

母婴店买到的高价“奶粉”,
竟然抑制了孩子的成长?

根据湖南经视的报道,近期湖南郴州永兴县多名家长发现孩子频繁出现一些异常行为,带着孩子去当地医院就医。


比如说,好好在玩耍的孩子,突然莫名敲打自己的头,还一天好几次

孩子的皮肤都出现不明原因红疹。

有的孩子甚至头型变方,变成“大头娃娃”。

有的孩子的体检报告更是显示,12~18 个月生长曲线下降,遭遇半年的“发育停止”。

医生在对这些孩子就诊的时候发现,这些孩子虽然年龄段不同,但都有不同程度的生长发育指标不达标,全部患有“佝偻病”,维生素 D 严重缺乏!

现在,一个家庭一两个孩子,个个视为掌上明珠,定然是好吃好喝地伺候,怎么营养怎么养。


出现这种情况,相信这些家长们比谁都揪心:我精心照料的孩子,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怎么会营养不良?


经过医生对这些家长详细询问,发现这些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曾在同一家叫“爱婴坊”的母婴店,给孩子购买、喂食了同一款“特医奶粉”—— 倍氨敏。

然而,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特医奶粉,也不是婴幼儿配方奶粉,而是一款“固体饮料”。因此可以说,这些孩子,喝的是一款:


假!奶!粉!


这款假冒“特医奶粉”的“固体饮料”并不便宜,有家长表示:

“我现在工资才 2000 块,小孩子一个月喝了 3000 多块钱。”


父母为了孩子,真的是不在乎花光所有,只为给他最好的营养,最好的成长。然而,刚刚发生的现实,让他们心碎不已!

“孩子吃了两年多,吃了89罐。”
“吃了半年多,吃了30多罐。”
……

这些代表时间长度和数量的字眼,让人毛骨悚然:一款并不是奶粉的“奶粉”,一款固体饮料吃了半年,甚至两年多,难以想象

这款“固体饮料”,很有可能就是让孩子遭遇发育不良和“佝偻病”的罪魁祸首。


固体饮料不是奶粉!
长期食用娃遭殃!
特医奶粉,全称是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奶粉,一般是专门供给由于过敏、早产、高胆红素等原因导致无法进食的幼儿,而使用的特殊配方的奶粉。
特医奶粉不仅需要安全、营养丰富,还要有经过的临床科学实验,证实确实能满足特殊宝宝的营养需求。

那么,关于固体饮料,小康爱这里也科普一下,通过百度百科了解到:
固体饮料是指以糖、乳和乳制品、蛋或蛋制品、果汁或食用植物提取物等为主要原料,添加适量的辅料或食品添加剂制成的每100克成品水分不高于5克的固体制品,呈粉末状、颗粒状或块状,如豆晶粉、麦乳精,速溶咖啡、菊花晶等,分蛋白型固体饮料、普通型固体饮料和焙烤型固体饮料(速溶咖啡)3类。
 
固体饮料技术标准GB/T29602
由此可见,固体饮料,只是普通的饮用制品。在营养素的种类和含量上与普通的婴幼儿配方奶粉都相距甚远。

喝特医奶粉的那一群孩子,本来目的也许是为了改善身体某种状况,或者其身体本来状况不适合喝常规婴幼儿配方奶粉。
殊不知,却因此掉进了假奶粉的坑!满怀期待的成长,换来的确是停止发育?是佝偻病?
真叫人心痛不已!
特医奶粉的骗局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2019年9月,同一品牌倍氨敏,长沙一男童将其当作配方奶粉日常服用,导致体重下降、查出佝偻病。

2020年3月,一些家长在“问政湖南”发表联名信,要求政府处理郴州假奶粉“舒儿呔固体饮料”事件。

不仅仅是湖南,这两年在很多其他城市,也陆续发生。


2019年5月,青岛。某乳业公司在未取得特医食品生产资质的情况下,生产销售的名为“黄疸期小肽配方粉”、“多种食物蛋白过敏期氨基酸配方粉”等产品,相关部门调查后发现,这些产品实际均为“固体饮料”。


2019年11月,广州。某大型医药科技企业旗下的总经销公司,也因为涉嫌将固体饮料乔装成特医奶粉被媒体曝光。


2020年1月,宁波。某食品公司也因为未取得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注册和生产许可,用固体饮料冒充能缓解过敏的特意奶粉,被处罚 20 万元。


2019 年 7 月,《人民日报》就曾跟进调查、曝光,并发文呼吁,要加强特医奶粉的市场监管,确保婴幼儿食品安全。


可是不到一年,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如此大批量的奶粉流入市场,新闻里能看的,还有没有出现在新闻里的,将是多少家庭的担忧与心痛啊!


追责到底,

不要悲剧再发生!


我想起事件刚发生时,很多网友第一反应是:“固体饮料”4个字不写得很清楚吗?家长们也太不细心了!之类的“问责”家长的言论。


这些固体饮料价格的昂贵,并不低于一罐进口奶粉,被骗后的家长,内心已经受到了巨大的创伤,有哪个家长会愿意拿自己孩子的生命当儿戏呢?

就这款倍氨敏来说,它的外包装几乎与普通奶粉一模一样。只有在外包装右下角小字标注“蛋白固体饮料”。不仔细看,谁能留意得到?


这种情况下,我们又凭什么指责,那些舍得为孩子花钱却疲于奔命的父母们呢?正如小康爱在新闻后的留言里看到的:

以上,产品包装的误导、宣传上混淆视听障眼法打法律擦边球!真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再说说母婴店导购,他们直接接触购买的父母,他们用自己所谓“专业的知识”进行专业忽悠,父母来接受和成交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据媒体报道,期间也有家长对“蛋白固体饮料”产生过质疑,爱婴坊母婴店给出的解释是:

“(倍氨敏)是店里最好的,销量卖得最好的,过敏宝宝都是吃的这一个。”

“(蛋白固体饮料)是牛奶的另一个简称。”


真的是不眨眼地欺骗!当记者假扮家长去爱婴坊暗访时,母婴店店长也坚称倍氨敏是一款特殊奶粉,自己接受过公司培训。



但得知孩子因为食用后正在住院接受治疗,这位店长突然改口:长期吃它是没有营养的。”、“我自己有一部分失误,有可能把特殊粉说成奶粉了。”



看到这里,已经让人觉得,这逻辑,简直是一个笑话!而,更让人气愤的还有这些“一切向钱看”的真相:

“我们都是靠奶粉吃饭的。”

“都是肯定跟销售走。”


导购的背后,显然是经销商的高销售额,是生产商日复一日高产高销高利润。那么,至此,一条昧着良心伤天害理的产业链,已经一目了然!


事件发酵至今,是万千父母对儿童食品安全的担忧,而那些受害儿童和他们的家庭,更需要一个交代!

相关媒体5月14号文章标题截图

十二年前,一群孩子因为毒奶粉,变成了“大头娃娃”,甚至失去了生命;十二年后,一群孩子因为假奶粉假宣传,变成了“大头娃娃”。

希望这种伤天害理的悲剧,是最后一起。孩子的健康与未来,是一件不可以掉以轻心的大事!
同样,康爱公社自2011年上线以来,一直都高度重视儿童的健康与保障问题。在儿童的专有互助保障方面,公社设有:
  • 少儿白血病互助社,为未成年人筹集白血病互助金


  • 康爱母婴互助社,可互助6种少儿先天疾病


公社一直在努力,希望给孩子更多的关爱。
除了儿童专属互助社的设置上对孩子的偏爱外,在公社所有的互助社里,未成年人的加入分摊仅需要成年人的三分之一,但是保障与成年人一致!
所以,如果您已经是公社的社友了,如果您有孩子的话,记得将他(她)代管加入吧,让互助,给孩子再多一份爱!

点击代管孩子
为孩子的健康与未来,
欢迎转发给好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为孩子,点个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