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每2.5天就有一名外卖员伤亡:跟时间赛跑成高危职业!大病保障谁买单?

前段时间,我们还在讨论把“摆地摊”的流动商贩从高危职业类别中删除,这两天,外卖小哥成高危职业的话题却被全民关注了。

9月8日,《人物》刊发报道《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引发全网热议,报道反映了外卖平台算法系统和骑手实际工作的大量冲突,直接导致外卖员遭遇交通事故的数量急剧上升,使得外卖骑手已经成为最危险的职业之一,引发全网关注。

外卖小哥成最高危职业之一

正如文章所说,外卖平台用越来越先进的算法催逼着外卖小哥越发疯狂的奔波在送外卖的路上,险象环生,甚至为了赶时间不被扣钱,明知道有危险还要闯红灯、超速、逆行,走不好走的路等。

现实数据有力地佐证了这一判断—
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在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同年,深圳3个月内外卖骑手伤亡12人。2018年,成都交警7个月间查处骑手违法近万次,事故196件,伤亡155人次,平均每天就有1个骑手因违法伤亡。2018年9月,广州交警查处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近2000宗,美*占一半,饿*么排第二。

对此饿了么,美团在9月9日分别都做出了回应。

饿了么表示增加新功能,让消费者多等5分钟;美团方面则表示“没做好就是没做好,没有借口”,将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增强配送安全技术团队,重点研究技术和算法如何保障安全。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外卖小哥:“不签合同、不缴社保”成常态

跟传统的全职员工不一样的是,很多外卖小哥和外卖平台并不是全职雇佣关系,所以并没有社保。

快递员、外卖员、网约车司机等共享经济从业者就业不稳定、“不签合同、不缴社保”成了这些行业的常态,大量短期就业者没有得到企业购买的社保。

虽然共享经济被视为互联网时代的全新商业模式,大有前景。但有前景的东西,在现实土壤中又屡屡暴露出各种矛盾。

其中突出的一个,就是在这种商业模式中企业、平台与劳动者、消费者之间的责任与权利关系。由于短期用工、参与深浅不一,传统用工模式的“稳定雇佣关系”被打破了,附着其上的社会保障也成了大问题。

谁来捍卫外卖小哥的健康和保障?

这个问题存在一个悖论:新兴的互联网平台,需要轻装上阵,不能有太沉重的“包袱”,如果一上来就被太重、太繁杂的劳动成本所绑缚,很难走得快、走得远;

另一方面,这些新平台的劳动者,通常都属于社会弱势群体,他们非常需要得到一定的权益保障。到底要什么?这里头需要解决取舍与平衡的问题。

很多国外的模式是希望共享经济平台把这些从业者纳入全职雇佣员工,但这无疑会打压共享经济平台的发展,是鼓励新模式还是保障职员权利更重要?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短期内看,没有很好的办法。我们相信,这些问题都会在将来得到解决,但可能需要较长的时间。

所以,短期来看,我们建议快递小哥要自己给自己一份大病保障:

(1)社保一定得配置,不管是家里的,还是工作地的。不管是城镇职工还是新农合,尽可能给自己一份;

(2)可以加入康爱公社等互助平台,不管是大病互助、百万医疗互助,还是意外互助,都给自己配置一份。


风里来,雨里去,

都不给自己一点保障,

真对不起自己的努力!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天天看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康爱公社旗下公众号
传播 公社动态 资讯      
         给你 实用有趣 常识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长按识别上方 二维码 ▲  关注 康爱公社
康爱公社,运营10年的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点击阅读原文
>>抱团互助,给自己一份保障!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