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医院48名老人被杀——背后原因不得不让我们深思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文章转自罗辑思维,有删减

今天是九九重阳节,俗称“老人节”。关爱老人,今天突然成为大家热议的一个话题。

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到205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这是发生在日本的事件,希望我们能获得些许警示。


01 “输液杀人”事件

日本横滨市有一家大口医院,最近出现令人毛骨悚然的杀人事件。

从7月份到 9月份,同一楼层内,48人陆续死亡。调查最新死者,发现是输液瓶被做了手脚,掺入洗涤剂或其他成分。这样死者看起来就不像中毒,而是死于病痛和衰竭。

这是一家老年人医院,一共只有85张床位,几乎只接收老年患者。遇害的也全是老人。晚年住在老人医院,已经够凄凉了,还不免于杀身之祸,真是悲惨。

谁能有这样的便利和技能呢?有一点很确信,凶手没有针对特定受害者,这是无差别谋杀。我们平常说的变态杀手,就是这类人。

仔细玩味其中的可能性,不免让人心生寒意。

02 杀手自白:“老人就该死。”

两个多月前,也是在日本,神奈川县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凶杀案。一位年轻人趁着凌晨夜色,持刀闯入福利院,大肆砍杀,一共造成19人当场死亡,20 多人重伤。

凶手植松圣曾在这家福利院工作过。后来他失业了,原因是他殴打被照看的残疾人。如此暴躁的脾气,自然不适合在福利院干下去,只好滚蛋回家。

此后好几年,植松圣一直不太正常。他给日本议会写信,要求杀死住在福利院的残疾人。当然不是谋杀,而是合法杀掉。

植松圣不是随口发牢骚,他写了几页纸,形成一个报告:“我的目标,是征得监护人的同意之后,对那些在家庭和社会中生活都极其困难的残疾人实施安乐死。”

官方收信后报警了,当地警方将他收押,做鉴定,认定此人是个脑子有问题的神经病,并且还吸大麻。经过一段时间强制治疗,植松圣被认为“不具有危险”,这才出院。

几个月以后,植松圣就跑到福利院杀人了。之后他向警方自首,面带微笑说:“老年人、残疾人对社会没用,没有存在意义,浪费人力物力,浪费政府公帑。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就把他们割喉了。”这个变态杀手洋洋得意,还说受害人家属要感谢他呢。

03 护工杀老人事件频发

日本是全世界老龄化最严重的社会。65岁以上人群,占总人口四分之一,未来还将达到三分之一,其中80岁以上老人也是很大的比例。

他们疾病多发,很多都需要看护。年轻人逐年减少,老人普遍长寿,其间压力可想而知。

养老是很多日本家庭的负担,最沉重的是“介护”(照看)。“介护”很辛苦,通常需要全职。一些人会专门辞职照顾家人,更多人是把老人送到养老院。久病床前无孝子,何况非亲非故、端屎端尿的陌生人?经济不景气,福利院薪水不高,憎恨、打骂、虐待就难免有之。在日本,“介护杀人”已成为不鲜闻的词语。

很多人说,日本已是老龄化社会,政府应增加投入,改善养老。事实上,日本是世界上养老条件最好的国家。老年人拥有丰厚年金,收入可观,全国一半以上储蓄都掌握在 65 岁以上老人手里。

日本高龄者的医药费、住院费,政府负担90%,社会保障资金的60%以上投放在养老行业。今年日本公共养老金投资亏损512亿美元,亏损率约为3.8%,可想规模有多巨大。

04 国家养老下,老人成为负担

社会心理有一个长期形成的过程。当家庭养老成为主流,资源出自个人,才不会有所谓“社会负担”的问题。

家庭养老制度下,养老开支是可控的。有钱多花,没钱少花。老人会倾向于节约开支,在家里力所能及地做事,依靠亲情维系家庭稳定。

一些家庭会因养老陷入困境,不过基于财务计算,成本却是可控的。很多老年人甚至会走上工作岗位,自给自足。面临重病时,很多人会放弃治疗,这也是对医疗资源的节约。

在政府养老的体制下,“老人吞噬社会财富”才会成为普遍的社会心理。这种心理不是泛泛而谈,而是切实的真问题。

体会最深的,大概是每天和他们接触的护士、护工。他们收入本来就不高,承担着繁重的压力。躺在病床行将就木的老人,每天还从政府那里获得不菲的收入,给社会带来沉重负担,当老人成为特权集团,想不招人恨都难。


思考:我国即将面临严重的老龄化问题,对于我们能做些什么?欢迎在[评论区]讨论。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2015年,抗癌公社发起成立60岁以上老人的互助社

填补了国内老年人保障的不足

(点击下图,给老人一份大病保障)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