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媒体报道】为了让穷人有钱治癌,他拼了

2007年,张马丁母亲被查出癌症时,他刚毕业。直到现在,张马丁都难以释怀,因为他始终将母亲的去世归因于自己当时囊中羞涩。

/_夏沉 文章来自:快公司FastCompany


为重疾患者提供援助的念头,始终在张马丁脑袋里挥之不去。大学毕业后在保险公司从业期间,他一直在思考能否成立一家低成本的保险公司,为公众普及保险意识且在真有人患病时,帮家庭解决经济负担。但,国内的保险公司管制相当严格,全金融的保险公司至少需要5亿元的注册资本。对于创业草根张马丁而言,很难跻身其中。

做了诸多努力的张马丁还写了一本名为《草根的中国梦》的书籍,在里全面阐述了对于保险公司的设想与计划。2009-2010年间,书籍出版后,张马丁陆续邮寄给了企业家和政府部门,无奈石沉大海。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2011年,张马丁突然想到了母亲住院期间发生的一件事情。“我母亲同病房的一个病人参加了教会,只要找医生证明确实患病,就可以获得教会组织的募捐。我就突然想到,能否通过互联网搭建起一个类似教会的互助群体,在未来有人发生大病时,可以互相依靠?”

张马丁提到的方式是现在已经成为热门的“众保模式”,作为在中国提出的第一人,他显然比后来者走的更曲折。

对于绝大多数新兴理念,社会大都抱有保守态度。最初,人们普遍认为张马丁一手创办的抗癌公社(原名“互保公社”)是个不切实际的“乌托邦”,从2011年5月8日成立截止到当年年底,公社注册社员不足100人,截至到2012年年底,仅有185人。直到2013年10月,公社注册人数不足500人(当时满足资助条件的仅为150人)时,出现了第一例癌症病患,当时的实际资助人数超过了130人,为患者筹集了7000元经费。

首次资助,虽然没有达到理想化的30万元人民币,但却给了张马丁极大的信心。次年年初,张马丁辞去工作,开始全职创业。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抗癌公社的社员人数递增图

由于之前国内没有相关案例,所以张马丁几乎是用摸石头过河的方式层层试错,在制度和管理体制上也几经转折。

最初抗癌公社的设想是建立一个互保平台。公社的所有社员都有义务为生病的成员分摊共计30万元的医疗费用,不承担资助意味着自动退社。张马丁算过一笔帐:如果有成员患病,当公社总成员数达到10万人时,每人均摊3元,人数越多,均摊费用越少。

为了打消大家对于人数太少导致均摊费用过多的顾虑,抗癌公社还规定了每人每次不超10元的资助限额;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对外宣传上,抗癌公社只强调了最高获保,从未承诺具体筹集金额。

为了保证公社成员利益,正式成为公社成员,还需要经过一个长达6个月的观察期。原本,观察期内,公社成员无需分摊癌症患者费用,但进行了一段时间后,张马丁发现这样无益于用户粘性的培养。“现在依然保持着观察期制度,但取消了之前观察期不用分摊费用的制度。这主要是由于原来的制度限制了观察期成员与公社间的互动,往往注册以后参与不进来,过了半年,成员们忘记了这件事,就自动被除名了。”

2015年11月,是更改制度后的第一个自然月,当时,公社成员人数约为23万,但截至目前抗癌公社已经吸引了超过57万社员。不到一年,公社的净增人数超过30万。

“虽然我们2014年10月份拿到了一笔数百万人民币的融资,还将二分之一的钱用在了扩充影响力上,但当时主要采用在二三线社保不够完善的城市进行地推的方式,效果非常差。其实,我们的成员增长主要依靠口碑传播,随着案例的增加,影响力也在一步步扩大。”张马丁如实地对《快公司》阐述了自己的试错经历。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出于帮助癌症患者本心,抗癌公社最初仅仅针对癌症这一重大病患,后来在工社成员的建议下,张马丁把众保项目扩展到了包括癌症、白血病、身故在等多达三十余种的常见大病、意外。这也吸引了更加年轻的社员参与,目前,抗癌公社平台上的平均年龄为31岁,仅18-40岁之间的青壮年就将近40万人。

类似的P2P互保平台最大的问题在于风险把控和后期监管。虽然张马丁认为抗癌公社无法替代商业保险,但具有一定的保险性质的抗癌公社仍然需要防止“骗保”行为。
“我们曾检查出两起带有欺诈性质的求助。”张马丁说,“为了防止此类求助的发生,我们也做了相应的预防措施。第一,是在今年关闭了公开注册的渠道,目前想要加入抗癌公社,只能使用内部成员邀请制。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成员的整体素质。另一方面是加强审核方式,目前我们请到了一家保险公估公司和一个保险调查公司同时参与审核,在发生求助时可以及时反应。同时,我们也鼓励公社成员的内部监督,譬如已经设置好的探视团制度。目前网上已经设置了报名窗口,当有社员求助时,我们会跟本地志愿者联系,商定探视时间。”

把抗癌公社定义为社会企业的张马丁一直坚持着不碰钱的原则。早年,抗癌公社开通了自己的公司账户,委托银行每月公开交易记录,并且专门开通了透明公示区,保证募集款项的公开透明。在今年8月份,抗癌公社和基金会达成合作,每笔交易直接转入基金会账户,彻底实现了去金钱化。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目前平台上的注册规定
对于这样的半慈善性质企业,最难的问题莫过于变现。除2014年10月份拿到了一笔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融资外,抗癌公社的运营大都靠参加公益类比赛的奖金和张马丁的自身投入。不被资本看好的原因大都是“变现方向不明确”,但张马丁表示,不会向资本妥协。

多年来,抗癌公社也陆续尝试了一些变现方向,大都集中在团购领域。“我们平台上有很多用户,之前尝试性的做过保险和农产品的团购。未来还会朝健康维护和社区电商方向发展。”

但,面对着老龄化和人口红利的消失,未来公社是否会出现大量的病患案例还是个未知数,制度上的不够完善和变现模式尚不清晰的抗癌公社还需要更多思考。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1元以下帮助1人,自己最高获35万保障

(点击下图,立即查看)

康爱公社,创建于2011年、极致透明的大病互助平台

[故事]张马丁因母患癌去世,切身体会到大病医疗费问题对普通家庭的压力,于2011年创建大病互助平台,取名抗癌公社;公社团队过半成员均有亲友患癌的经历,公社之于他们,这更是一种责任!


张马丁说,他一定会做好,因为这是他一辈子所要从事的事业。


www . kags . com

初心不变 · 与你同行

避免单向求助  崇尚双向互助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