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打宫颈癌疫苗,接种后并非高枕无忧

“想打HPV疫苗的小伙伴,联系我哦。”在高中同学群里,25岁的胡媛媛敲下了这行字,很快,她得到了同学们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

“这疫苗是什么东西?”大多数男生们都这样问,一脸雾水。

“多少钱啊?”“打一针痛不痛的?”“打疫苗麻烦吗?可以的话就请年假过来打了。”女生们问的问题则具体得多,反响也热烈,很显然,对于HPV疫苗她们并不需要普及的过程。

这个让女生们很是熟稔的疫苗针,又被称为宫颈癌疫苗。香港明星梅艳芳因宫颈癌而死,美国明星安吉丽娜·朱莉切除乳腺防癌,这些让人记忆深刻的事件,足以让这个疫苗从医学领域走进公众视野。

在香港读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当地工作的胡媛媛,是当年这个内地高中班里唯一注射过HPV疫苗的人,但记者发现,在果壳网、知乎网这样高知用户、白领扎堆的网站里,关于HPV疫苗的讨论从来都是热点。

“真的要接种吗?”“为什么内地还没有上市?”是讨论最集中的两个问题。

事实上,如今去香港注射HPV疫苗,俨然成为了一种高大上的旅游项目。在天猫网上,就有“赴港HPV疫苗套餐”的项目,各个旅游网站的经验分享贴里,和HPV有关的阅读率也一直居高不下。虽然疫苗还没有在内地上市,但是大家对它的关注度越来越高。

  香港卫生署做宣传,明星做代言

  在港澳台地区以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HPV疫苗已经使用了多年。

  “在豆瓣上看到,有人总结出了去香港注射HPV疫苗的攻略,我因为在香港工作,又注射过疫苗,可以为同学指点迷津。”

  胡媛媛说,同学又推荐同学,她已经帮不少同龄人到香港打了疫苗。

  钱江晚报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在香港,关于HPV疫苗的宣传并不少见,比如地铁站里,就有明星阿Sa、郑伊健作代言的大幅宣传广告,广告的发起方是香港卫生署,在当地连锁店众多的万宁超市,甚至推出了积分兑换疫苗注射的活动。

  “在香港,不管是大型公立医院还是私人诊所,几乎都可以注射疫苗,特别方便。”

  胡媛媛说,注射疫苗需要在半年里打三针,“我发现因为公立医院都要排队预约,觉得特别麻烦,就到家门口的一家诊所打听,原来这里也能注射。”

  胡媛媛的第一针注射是在今年的7月3日,第二次注射在9月4日,最后一次是明年的1月13日,每次注射时付1000港币,总共是3000港币

  胡媛媛说:“我表妹刚来香港读书,我也马上带她注射疫苗了。”

  宫颈癌发病仅次于乳腺癌,疫苗是有效预防手段

  HPV疫苗预防的是子宫颈癌。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一年就要做300多例关于宫颈癌的手术。

  “发病率很高,在女性肿瘤中仅仅排在乳腺癌之后,每年全世界50万的新发病例里,中国就占了四分之一。”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助理程晓东告诉钱报记者,宫颈癌高发年龄多是35岁以后的妇女,高峰期则为45~59岁,但近10年来发病率呈现出年轻化趋势。


据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肿瘤研究所的王少明博士在《Vaccine》发表的论文显示,若未来我国HPV疫苗项目的接种对象为9~15岁女孩,2006年至2012年7年HPV疫苗的免疫接种延迟,可能造成我国5900万女孩错失接种良机。若这部分女孩未来不接受筛查等其他干预措施,她们中将出现38万的宫颈癌新发病例和21万宫颈癌死亡病例——这是一个令人担心的数据。

  打疫苗可预防70%宫颈癌,35岁以上要定期检查

  “接种HPV疫苗的女性,可以预防70%的宫颈癌发生,但还是约有30%的宫颈癌得不到有效预防。”

  在程晓东看来,即使接种了疫苗,定期的检查还是非常必要的,不能放松警惕。

  预防宫颈癌的方式,除了健康的性生活外,还包括勤洗手、勤检查,“饭前便后都要洗手,其实饭后便前更要洗手,因为在平常生活过程中,手会接触很多HPV病毒。”程晓东建议,35岁以上的女性,应每年进行宫颈癌细胞学筛查,必要时还可以做阴道镜检查、宫颈组织活检等。

  有研究表明,女性9岁以后、有性生活经验前,这个时间段打疫苗效果最佳。

  但杭州市疾病控制中心专家提醒,去香港接种这类疫苗还是要谨慎,接种期间身体要健康,要去正规的医疗机构,准备怀孕以及怀孕期间是不能接种的。

  内地7年漫漫上市路,还没有具体时间表

  疫苗虽好,不过这种和公众健康息息相关的东西,都要经过严格的实验和考察,其实在7年前,HPV疫苗已经开始了中国内地上市之路。

  “现在的阶段还是在双盲实验,我们也不清楚这个实验什么时候结束,也不知道结束后多久,疫苗就能通过审批了。”程晓东说。

  2009年初,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开始了这类疫苗临床使用前的实验,在全国选择了4家医院,其中北京2家,广州1家,杭州1家,在杭州的这家就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

  省妇保当时通过《钱江晚报》向社会征集实验志愿者,在当年2月份时,对550位自愿接受药物试验的女性,分别注射了宫颈癌疫苗或安慰剂。

  当月第一次回访,并没有发现有人因疫苗接种产生严重不良反应,随着实验的进行,回访时间也慢慢降到了半年一次,一直到现在为止,只了解到一些注射过的人群反映注射部位出现肿胀,还会伴随头痛、头晕、低热等现象。

  “不过这些只是注射后的副反应,均是一过性的,目前未发现严重不良反应的情况。”程晓东说,实验的安全性与国外使用后的结果相似。

  钱报记者搜索了卫计委官网,没有发现疫苗的上市时间表;钱报记者也致电、致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询问疫苗实验进展,不过到截稿前都没有答复。

  虽然HPV疫苗在内地上市还有一段路要走,不过它的发明人,其实就是中国人——周健,毕业于浙江的温州医科大学。

  1991年,周健和弗雷泽利用重组DNA技术人工合成了HPV的病毒样颗粒,并比美国早一年申请了此项专利。1999年3月19日,当其研究成果Gardasil(佳达修)疫苗全面开始临床试验时,42岁的周健积劳成疾突发肝病英年早逝。

加入抗癌公社互助平台,万一癌症及24种大病为您筹钱。

平时行善积德攒福报,有难时万人相助帮筹钱

请访问www.kags.com或点“阅读原文”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