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在国会的医保演说(开场白)

以下是奥巴马总统就“有必要改革美国的医疗保障体系”在国会的讲话全文,由白宫发布。

议长夫人,副总统拜登,国会议员和美国人民:

 去年冬天,当我在这里演讲时,美国正面临着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平均每月我们失去了70万个工作,信贷冻结,我们的金融体处在崩溃的边缘。

正像任何仍在寻找工作或想方设法支付帐单的美国人都会告诉你的,我们绝没有脱离险境。美国经济充满活力的完全恢复还要很长的时间。在那些寻找工作的美国人找到工作之前,我不会放松自己的努力;在那些寻求资金和信贷的企业得到兴旺发展之前,我不会放松自己的努力;在所有负责任的业主可以呆在自己的家中之前,我不会放松自己的努力;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但是由于我们自今年一月起采取了大胆果断的行动,使我能信心满怀地站在这里并告诉大家,我们已将美国经济从崩溃的边缘拉回来了。

我要感谢在座各位几个月来的努力和对我工作的支持,尤其是那些投了艰难一票,使我们走上复苏道路的议员们。我还要感谢美国人民在我们国家艰难时期所付出的耐心和决心。

但是,我们在此聚会不仅仅是为了消除危机,而是为了建设我们的未来。因此,今晚我要回到谈论一个对未来至关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医疗保障问题。

承担这一事业,我并不是第一位总统,但我决心做最后一位总统。自西奥多.罗斯福第一次呼吁医疗改革以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世纪。从那时起,几乎所有的总统和国会,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试图以某种方式迎接这个挑战。1943年,老约翰.丁格尔首次引入一个全面的医疗改革法案。 60年后,他的儿子在每届会议开始时继续推出相同的法案。

年复一年数十年,我们在迎接这一挑战上都失败了,失败也把我们带到了一个突破点。大家都明白无保险者每天生活的艰辛,只要一起意外事故或一场疾病就可以使他们破产。主要地,这些人都不享有福利。他们是美国的中产阶级。一些人无法得到工作保险。其他人则因为是自谋职业的,所以付不起保险,因为你自己出钱买保险的费用是你的雇主为你所购买的3倍那么多。另外很多愿意并有能力支付保险的美国人却被保险公司剥夺了保险的权力,因为保险公司认定这些人以前的疾病或状况对保险公司而言太具冒险性或代价不菲。

我们是地球上唯一先进的民主国家――唯一的富裕国――却允许其数百万的人民遭受苦难。目前有超过3000万美国公民得不到保险。在最近两年内,每3个美国人中就有1个在某些时候没有医疗保险。每天有1万4千美国人失去保险。换句话说,这种情况在任何人身上都可能发生。

但是,困扰医保制度的不仅仅是一个未保险的问题。那些有保险的人,从未有过低于现在的安全和稳定感。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担心,如果他们调动、失业、或者变换工作,就会失去医疗保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支付了保费,却发现他们的保险公司在他们生病的时候已收窄了保险面,或者不愿支付全部的医疗费用。这种情况每天都发生着。

一位来自伊利诺伊州的人失去了他的化疗保费,因为保险公司发现,他没有报告自己根本不知道的胆结石。治疗推迟,他死于治疗延误。另一位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女子马上要双乳切除术,这时保险公司取消了她的保险单,因为她忘了申报粉刺的情况。当她恢复了她的保险时,她的乳腺癌规模已多了一倍多。这是令人心碎的,这是错误的,在美利坚合众国,任何人都不应有如此遭遇。

此外,还有成本上涨的问题。我们用在医保上每人成本是任何其他国家的一倍半,但我们并没有因而更健康。原因之一是,保费上涨是工资的3倍。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的雇主――特别是小企业――正迫使其雇员支付更多保险,或完全减少了其保险范围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有抱负的企业家一开始就不能建立起一个企业,为什么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美国企业――像我们的汽车制造商--目前处在一个巨大不利地位的原因。这正是为什么我们那些支付医保的人,也在为那些无医保的人支付暗中不断增长的税收的原因――大约每年1000美元支付他人的急诊和慈善医疗费用。

最后,我们的医保体系正使纳税人承受着无法承受的负担。医保费用以现有速度增长,对诸如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项目构成了更大的压力。如果我们对减缓这些暴涨的成本毫不关心,最终我们花在费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上的开销将超过所有其他政府项目费用的总和。简单地说,我们的医保问题是我们的赤字问题。没有别的。

这些都是事实。没有人争议。我们知道我们必须改革这个体系。问题是如何改。

您正在访问康爱公社PC版,注册和登录公社请从“康爱公社”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我想注册社员/我已是社员